多分おれ、ブラックアンドブルーでグレー的な世界を求め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かな…







内容無断転載・加工再配布絶対禁止。違者必究。
Copyright © 2004-2006 princeray.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4年 10月 ( 1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平静下来了..
昨天又哭了几次..
不过现在心情基本已经好转..
由朋友所传递过来的关怀果然永远都是最有力的支持。
尽管是如此失败、容易消沉的自己,
却仍能获得大家的接受和认同,真的觉得很开心..

自己也想要把这种有力的支持和关怀传达给直也和草草他们。


蛮早的时候,Kime曾答应过会不时为海外的Fans专门用英文来写日记..
结果昨天终于出现了一篇..!(过太久了吧Kimeru君!= =+)
读着的时候,突然就有了种又想哭又想笑的感觉..
Kime用英文写的日记啊,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爱呢(笑)
然后大家猜想着,会不会是Kime担心海外的Fans得知换角事件后
感到难过,而特地写来安慰大家的呢..
不过果然只是我们自己想太多了吧..大家都笑着这样想。

然后今天,从树和残那里知道的消息...
原来日本的加奈様啊,拜托了艳様帮忙翻译了荣耀上
我们大家抒发自己伤痛的情绪文字,之后在和Kime一起吃饭的时候,
告诉给了Kime我们这些海外Fans的心情..
然后昨天晚上就出现了那篇可爱的英文日记..(笑)
看来Kime果然是想安慰我们的呢..这样想着,
本以为自己的心绪已经完全平和了下来,突然间泪水却又不由自主地↓..
Kime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哪..
(虽然也是把犬奴二人欺压得翻身不能的女王陛下呢...泪笑)

这就是昨天被某人(自称喜欢Kime的人)说成是会因为“自己红了”、
“身价高了”而和制作方“谈不拢价钱”所以才不再出演网王舞台剧的Kimeru。

不过昨天终于难得又有了让自己发挥辩才的机会哪v
(喂喂!就你这种中文水准也敢用“辩才”这个词?!)
或许在他人看来我们只是一群难以理解的、幼稚地追逐着偶像的孩子,
但我们自己心里十分清楚,那并非只是一种盲目的“偶像崇拜”的心情,
把他当成是我们身边的朋友一般,确切而真实地了解着他、并为他的个性所吸引..
就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对于某些无聊人士平白出言侮辱自己朋友的事,是绝对让人无法容忍的!!


ps、今天是直也『蜕皮』Live的售票日。
   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所有门票便全部售清..
   还有不少人在直也家留言,怨念自己动作不够敏捷,没能抢到票..(笑)
   绫乃様则很厉害地抢到了一张很靠前的门票~
   (“身为直也Fan的『斗魂』”哪,笑)
   直也的人气果然很高哪~觉得好开心哪~~~ \(^0^)/
[PR]
by princeray | 2004-10-31 22:23 | 我が侭な象牙塔
すご~かったな☆(純情一直線)
は~い!お久しぶり王子です♪♪
直やん、皆様、今晩は☆

「脱皮」ライブのチケットは、早く!!全席完売しました..やっばりすごい人気がな~
なんだか、日本にいないから観に行くことができないけど、
直やんのそんなすごい人気が感って、めっちゃ楽しかった..!
直やんがやっばり最高だ!!! \(≧∀≦)/

ホンマ、映像化といいな..と祈って...
あっ無理だか?..T T

じゃあライブ頑張って下さいね~
参加されるみんなで楽しみよ♪♪
そして、レポが大期待なので...☆


追記:

最近日本に寒かったようで、お体をお大事によ!
プリンも肉も、よく食べましょう(笑)


中文大意
[PR]
by princeray | 2004-10-31 22:13 | ファンカキコ
难得的晴天
今早睡醒起来后,感觉自己的情绪和往常似乎并没什么两样。
心想自己看来已经放开了吧..洗漱回来,在青盟里看到小一的话,
结果突然就觉得胸口一紧,眼泪自己就掉了下来...

果然没可能那么简单地就放开吧..(苦笑)

看到舞台剧并因此而为大家吸引,才不过半年的事而已..只有半年...
在自己对他们的感情还处于热烈期的时候,却突然这么快就...(哽咽)


今年真可说是令人(我)难忘的一年...

因为舞台剧而认识了大家,为了了解演员们更多
而以自己都没有想像到的速度恶补着日语,
并为一部接一部的テニミュ作品而边兴奋边怨念...
其间又经历了高桥的突然结婚,
还有之后草太直也举办的一系列的令人怨念的活动...

而且,因为共同的心情,而走到一起的Fans大家...
或许支持的演员有所不同,但同样不会妨碍大家彼此结识交流、并由此而成为朋友..
其实与其说是舞台剧的Fans,不如说我们支持的是演员们而非舞台剧本身吧...
只是舞台剧,却是他们和我们这些海外Fans之间最宽最有力的那根纽带...
没有他们演出的舞台剧,对我们大家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
而如今..这条纽带就如此被...(心痛)

虽然已经步入成人年龄多年的我,如此体验到所谓的“追星”
并为他们牵制着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样的事还是头一遭...很没出息的样子呢...

还记得6月时刚获知高桥结婚的消息时,自己当时整个人都立刻浑噩了起来,
一整天都在IA的公司里神思恍惚...平时惯例会和其他IA students
聚在一起聊天的早茶、午饭和下午茶也都没有去..
下班回家后,因为心里太郁闷了就跑去游泳..
虽然自己从来都没有试过,但电视和小说里
不一直都有那种靠运动宣泄情绪之类的情节么..
结果游了1500米回来后,就变成了“身心俱疲”的状况....(苦笑)
(电视和小说里讲的那些事果然都是骗人的 ><)
晚上打开电脑,正好刚下完了高桥大在一部游戏里唱的插曲《Julia》..
带着些许哀怨的旋律,还有那微微嘶哑的嗓音..
在听到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眼泪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地奔涌而出..

毫无半点预兆突然就有如巨型炸弹一样丢过来的消息,不是surprise而是shock啊..
这叫人怎能一下就接受得了..


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中...头又开始痛了..
[PR]
by princeray | 2004-10-30 09:21 | 我が侭な象牙塔
难以承受的打击
之前一直期盼着的《JUMP》上预告的关于网王舞台剧冬季公演的消息,
今天终于有了具体的消息——

  在冬季SP中原青学正选队员在进行完最后一次演出后将由此全员毕业
  随后在第四部对山吹之战中,将有全新的青学正选登场...

第一眼看到朋友发出的消息时,有一瞬间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停跳了几拍。
紧接着鼻头一酸,眼眶不由地便湿了..(因为室友也在,所以没法尽情哭出来的我)

...我宁愿自己从来没看到过这条消息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再也、再也看不到直也的海堂、草太的乾、和Kime的不二了么?
虽然直也在日记里对这件事只是淡淡一提,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哭的,一定...
草草或许表面上不会表现出什么,但心里一定也是非常难过...
我还一直企盼着部长去德国(部长的Fans,对不起),
草草可以早日穿回正选服重回比赛呢...这也是草草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啊...
自己也一直期待着工作后攒钱去日本亲眼观看他们的现场演出...
然而,这一切的期待和企盼,就这样因MMV一句“全员毕业”的决定
而彻底破灭了.............(掩面)

我绝不接受直也和草太以外的海堂和乾!!!!!!
绝不...(恸哭)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自己现在真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脑子里乱成一团,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
头痛得仿若要炸裂开来似的,痛苦得要死...
从小就是这样..心里难过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不能哭出来)时,
就会开始剧烈的头痛...
来新加坡后因为自己一直以来极力抑制的感情多少可以稍微放松了些,
心里痛苦的时候也可以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尽情流泪,
这种头痛的滋味已经很久没尝到过了...


果然真的是冬天近了...(苦笑)
[PR]
by princeray | 2004-10-29 23:17 | 感想@情報
不可捉摸的家伙
貌似日本地震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31人了.....
震度也达到了7级,据说是近几年来(貌似是137年?)最严重的一次。
而且还有超大型的台风肆虐...东京已经是连日阴雨了。
虽然这样说很过分,但还是庆幸主要受灾区不在东京和大阪。

其实新加坡这里现在也是雨季。
虽然已经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但好像还是不太习惯、也不太喜欢
雨季时雨水莫名其妙说来就来的状况..。
就像现在,明明外面艳阳高照的,同时却还轰隆隆地打着闷雷...
搞什么嘛!? = =+

难怪人都说下雨季节的老天就是“孩儿脸”——阴晴不定,反复无常。
而且根本就是个顽劣的小孩子..!


ps、看吧,刚说完,外面的天空立刻就变成乌漆漆的一片,凉(阴)风阵阵了。
   ..现在雨水也开始疯狂倾泻了。
   最近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天天都是这样...(摇头)
[PR]
by princeray | 2004-10-27 13:15 | 我が侭な象牙塔
多灾多难的季节
希望日本(受台风&地震侵袭的地区)的大家平安...
希望家里的父母和妹妹平安...
希望自己的考试平安(虽然这点应该是最没可能的,苦笑)


消极的情绪已经宣泄得够多了,那么说些比较积极的吧...

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想太多(又或者是一直以来想太少了?笑),
最近愈发觉得一直在从朋友那里接受着恩惠的感觉。
无意中才猛然了解,原来对方对自己的重视程度远胜于自己所认为的,
突然就觉得心里满满地充斥着一种莫名地快乐和幸福感。
自己一向是个迟钝又不擅长交际的人,也不懂得如何对他人表达关怀,
但即使是这样的自己,却仍能得到朋友的接受与认同,真的是件极为值得感激的事。

我果然是个没有朋友就会活不下去的人。

然而欣喜之余,却又为不知该如何回应和报答朋友的恩惠而感到苦恼..。
虽然尽力地想出一些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并付诸行动,
但还是发觉自己的能力好渺小好渺小,几乎什么都做不到。
不善于言辞表达,又做不出什么实际的行动。
——真是痛恨如此无能的自己。

...啊,说是要说些比较积极的事的,结果最后还是又变成了消极情绪的宣泄哪..
唉唉唉,果然是名副其实的消沉二人组之一员啊..(苦笑)
[PR]
by princeray | 2004-10-25 20:13 | 我が侭な象牙塔
烦躁
最近整个人都变得很烦躁,明明期末考在一天天地逼近,
却完全无法抛开一切地全心投入到复习中。

不管做什么都有种无力感和畏怯感...
害怕着心悸的感觉,一边对自己说着“不行不行,不面对不行”,
一边却又开始下意识地逃避...
脑袋里似乎有着很多念头在不停盘绕,想要确实抓住时似乎却又只是虚无一片..

回头寻不见自己踏出的足迹,翘首望不清前方的道路。

恍惚间,自己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喃喃地如此问着自己,突然就不由感到满身寒意。
与对方格格不入的那一个,究竟是世界,还是我?


换了日记的标题,却连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想借着这样的标题表达或是传递些什么。

在风中散落的香气...

——随波漂流逐渐丧失自我的我的人生。

或许就是如此。

还有意味似乎完全相反的副标题,却也是自己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一段话。

『再怎么痛苦的回忆,只要活着,就还有被取代的机会。
 所以,我们非活着不可。

 整理好行装,再来一个新的出发。』

就是这样的自己,永远同时处于两种矛盾的极端的自己。


莫名其妙爱乱宣泄情绪的自己。= =+
[PR]
by princeray | 2004-10-20 13:11 | 我が侭な象牙塔
宿命...么?
先说一件相当开心的事。
虽然极为地(彻彻底底地)意外,但是昨天晚上小疯说要送一件她亲手缝制、
仅此一件的宇智波家族浴衣给我呢~!说起来我跟小疯都不能算是很熟,
却突然就接受到如此一份超大的大礼,真是受宠若惊啊!!!
而且感觉小疯好厉害!对于手工裁制和改造衣服相当有心得的样子呢!
只会缝个扣子、沙包之类的我...汗
总之小疯真是太谢谢你了♪♪ 好期待呢☆



今天向朋友推介尾崎丰的歌时,顺便也找了些尾崎丰相关的文字资料给她,
结果竟然发现一个意外的巧合——

尾崎丰的忌日,和直也的生日,竟然是在同一天..!

虽然两个日子之间相差了13年,但还是隐隐觉得有种宿命的味道..。

会知道尾崎丰、去听尾崎丰的歌,就是因为他是直也最推崇的歌手。
结果没想到,在第一次听了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自己立刻就趴倒在桌子上
大哭不止,内心仿佛被拼命揪扯般地痛苦。
总觉得,那歌词、那旋律、还有那仿若在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在嘶吼的嗓音,
似乎都在与自己内心中的某处强烈地共鸣着。
而尾崎丰的一生,被形容为“孤独地作战着”的一生。
短促的27年在生岁月,似乎自始至终充满了挣扎与无奈。
而同样为这种感受所纠缠的自己,在听到他歌声的那一刹那,
突然就有了种被人猛然击碎心防般的感觉,内心几近窒息..。
那种仿若找到知音般想要聆听,却又因害怕面对那种内心的痛苦而不敢去听的心情。
至今的自己仍在其中挣扎着。

一直觉得,会喜欢尾崎丰的歌的人,内心一定多少都有着某种程度的激荡的,
而且是比较负面的那种。身为尾崎丰狂热Fan的直也,一定也是如此。
生长在单亲家庭的直也,因此而引发的不愉快和痛苦一定会有,
而他本身又是个性格单纯的孩子,所以内心也就格外的敏感,
很容易看到事情不符合自己理想的一面。但因为过于体贴他人,
不想他人为自己担心,加上身为男生的自尊,
所以只会把这种困惑和彷徨默默地埋在自己的内心之中,独自承受。
——直也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虽然如果自己这样说有点..但的确是觉得这样的直也,在某种程度上
和自己是极为相像的。然而,直也却有着我所缺乏、
甚至可能永远都无法拥有的乐观积极和坦白率真的一面。
而这,大概就是直也会令我着迷的最大因素吧...我这样想。

这样的自己,会遇到直也并成为他的一名Fans,是否也可看作是一种宿命呢?



之前只是大致地看了看图,今天才重新仔细地读了舞3小册子上的字,
包括对剧组每个成员的提问和回答。结果在直也的那页上有这样一段:

问:你在初中时代时的回忆片断?
答:初恋。还有失恋…。
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些酸酸的很不舒服。
再加上问题上方他的几张写真中的那种表情,看了后总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己从来都不是把直也当做是一个“艺人”、一个“偶像”来喜欢的。
这一点自己早就有所觉悟,也没想否认过。
然而既便如此,又能如何呢?自己还是有着最起码的理性和现实度的..。(苦笑)


能够在远方默默地支持和祝福着他,如此便也该能满足了吧。
c0044402_883897.jpg

[PR]
by princeray | 2004-10-16 22:05 | 感想@音楽·BAND
复杂(奇怪?)的关系……(汗)
今天在某网站上看到一个根据姓名笔画数之差来推算两人关系的办法,
就随手用草直和自己的名字玩了一下。
结果嘛...相当惊人(汗)

第一次,先是只计算了草直的名字(不包括姓)的笔画,
直也对我来说是——知心朋友..已经很让人幸福了,虽然心里还会想要更加贪心...
草太对我来说是——帮我做事的人.....这个好..哈哈哈!!!(突然大爆笑)
刚巧昨天才跟日本的本多さん说我也想要草太这样的“宠物”呢(笑翻)

然后,把两人的姓也计算进去,这次...
直也对我来说是——狼心狗肺的人..(扑倒)这个这个..(瀑布汗)
草太对我来说是——克星...◎0◎ 不是吧...(倒地不起)

最后,是算草直两人之间的。
只计算名字——两人水火不相容...???!!!.........
姓与名一起——知心朋友...总算有个“正常”的结果出来了...TToTT

看来果然是要姓与名都计算进去才会准的哪..
啊等等!那么说来我和两人的关系岂不是.......!!!!!!
(打击过重昏迷倒地)

这类占卜虽然有趣,但有时也会相当可怕哪..
果然还是不要玩太多的好吧...(汗)


收到树寄来的照片了!!!没想到会这么快(喜)
拿到的瞬间因为太激动了,双眼不由地就湿湿的了哪..。
太感谢树了♪♪实习加油哦☆
[PR]
by princeray | 2004-10-13 19:02 | 我が侭な象牙塔
涂鸦王子
貌似这几天的涂鸦成绩斐然,自己来小小得意一下 = =+

早晨的成果:

「川」で寝っていたの朝

      雨男们一同“川”字型入睡后,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的场景..

      草太:牙刷!牙刷哪儿去了?!!
      Kime:我在冲澡,直也不准进来哟☆
      直也:你们已经进去一个半钟头了..我要用浴室..T T
c0044402_7551547.gif


晚上的...短发造型的直也君..

晴れ男か?雨男か?

             在东京时出则大雨淋漓...
             至纽约后却是连日晴空...
             返东京时再与台风重逢...

             晴男乎?雨男乎?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c0044402_7564517.gif

[PR]
by princeray | 2004-10-12 23:51 | 作品@画像



王子(princeray)
AB型魚座・非人間
SF・双子・小父・バカコン
変なものばかり好きなのと
言われるけど、本人否認っ

「バラバラの日々」(日本語)
カテゴリ
タグ
以前の記事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芸能人公式サイト
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
郷本直也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Simply Pure」
Gomoto Naoya Unofficial Fan Site

青山草太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Evergreen」
Aoyama Sota Unofficial Fan Site
Kimeru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KIssME」
Kimeru Unofficial Fan Site

友人日記
非人类正直エロ屋さん
Sarahla vie a changé
(ZAN)★魍魎殘魂
夜樹☆樹物語☆
nikko(布丁)★自说自话?
子夜Mr. Agitator♠
殘皊幸運草的翅膀
明日香千年に一度だけ
Fuerst(FF)★FUERST手記
葡萄皮儿(明)★☆ピーか☆猫王国☆
kokibi×花树独白×~一切从简~ MapleMaple's Circusカエデの楽園


Skin by Excite 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