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分おれ、ブラックアンドブルーでグレー的な世界を求め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かな…







内容無断転載・加工再配布絶対禁止。違者必究。
Copyright © 2004-2006 princeray.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4年 08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败钱一族
今天终于去把觊觎已久的scanner买回来了,虽然还是超出了预算,泪

然后回来的途中拐去『紀伊国屋』,本想买一本OpenGL的Prog Ref却没找到,
无意间经过日本杂志那边时,突然看到了令我难以置信的标题——

「Top Stage」!!!

在自己的大脑都还未及做出反应时,身体已经自动冲过去把杂志拎起来对着狂瞪了。
结果果然在左下角看到了网王舞台剧的字样——就是上个月的Vol.12!
当下那种激动的心情啊!!!如果此时有人注意到我这里的话,
一定会看到一个对着一本杂志发出莫名其妙又令人发寒的傻笑的人吧(汗)
虽然价钱不便宜,也还是毫不犹豫地就买下来了。也立刻发了sms给小玲。
而且问过了柜台,他们说以后也会继续进的。
只是因为是船运,所以会比日本的发行日期晚两周。——总好过没有啊~!
之后又看到了曾有永山出现过的「Bidan」,还有《少年周刊JUMP》...
晕倒,好像从我上次(大概两个月前)来过这里后,突然就多出一堆好东西的样子..
说起来,上次来的时候,也是意外地看到了国内的《北京卡通》和《漫友》,
以及其它的一些杂志...『紀伊国屋』果然是间“神奇的黑屋”...(汗)
约好了小玲下个月中Recess Week的时候再一起来逛v

从『紀伊国屋』出来后,因为心急难耐,立刻就跑去附近的M记里,
坐下来边看边傻笑...临走的时候因为太兴奋了
还差点儿把刚买的scanner丢在那里忘记拿走...(汗)

晚上的时候,已经工作而且有在NUS那边做part time的学长骏骏告诉我说
NUS这几天有PC Show,会有不少折扣(之前跟他说过我想买scanner的事情)
我说那会不会有压感笔,他说应该会有...那当然就要让他帮我留意喽!
压感笔可是我渴盼已久的东西啊~!
只是这又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汗

从今天开始加入败钱一族!!!


刚刚被学弟问起关于做IA的事情,再次勾起我郁闷的实习回忆。

因为要我做的Project是帮那个公司的Quality Assurance Department搭建一个Web-based Document Control System,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对各种文件进行整理保存的网站。可结果公司只有内部网和网络硬盘,需要脚本语言运行支持的网络服务器没有,数据库也没有,因为只能在公司内部网发布所以去购买提供数据库支持的网络空间来存放是不可能的,现买设备当然也是不可能的——那还能做什么啊?!(怒)
最后只好采用了变通的法子,用Excel来存储文件信息,然后把Excel列表和文档文件都放到公司的网络硬盘里。
于是我的Project最后就完全变做了Data Entry……|||

而且,因为QA部门的人通通都是MPE(机械制造工程系)出身的,只有我一个是CE(电脑工程系),结果他们平时讲的话题我听不懂,我说的电脑方面的东西他们也完全不明白。光是向我老板解释为什么我没法按照原有计划做这个网站的原因就用了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最后在感到我已几近抓狂的状态下,他才终于似懂非懂地接受了“反正就是不行”这个结论……。
好寂寞啊……泪

一句话,隔行如隔山,MPE vs CE,结果CE被K.O.了……T T

[PR]
by princeray | 2004-08-26 19:07 | 我が侭な象牙塔
继续加油v
今天下午在MSN上和B君商量起周末打球的事情。然后,

  B:你的图片是谁啊?
  D:直也啊~~~^//////^
  B:我喜欢他的样子
  D:我也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B:可愛いですね
  D:嗯哪嗯哪……而且还有一双美腿~~~
  B:oops,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
  D:直也大好...~~~~ //////////////////////
  B:样子很纯,又是我最喜欢的短发


我高兴死了啊,心想果然同星座的人的喜好就是相近的吗?!
而且直也的魅力果然连男生都无法抗拒的吧~!
这样想着,一边又跟B君稍稍扯了点其它的话题,
一边把电脑里直也的各种照片、图片翻出来看,然后忍不住再次吃起花来——

  D:为什么直也这么帅啊...狂泪...
  B:男的?看起来像女的


......|||||||||||||||||||||
直也哪里看起来像女生了啊!!!昏倒……

  D:难道你说喜欢他是因为把他当女生了?|||||||||||||||||||||||||
  B:是呀,太像了


......B君你可以去死了!!!= =+

我要写信告诉直也这件事...泪(其实同时也很想爆笑出声说..汗)


今天继续跑步计划,路线和方向又改回成第一天一样。
菜单也基本没有变化,只是后来绕校园的时候跑得多了些,
速度也稍稍快了一点点——虽然只有“一点点”而已呢..^^A

因为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SRC的跑道上积了不少水
(事实上在我刚去跑的时候也又有下了一会儿毛毛细雨说)
鞋子踩在上面就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感觉好有趣☆

[PR]
by princeray | 2004-08-24 23:00 | 我が侭な象牙塔
第二日
今天也去跑步了v

脚腕已经逐渐开始适应沙袋的重量了。今天的菜单基本和昨天一样,
只是在路线和方向上略有更改,不过感觉上已经多少轻松了一些。
从SRC出来经过Hall 2时又见到了久违的蜘蛛兰们,更茂盛了的样子,
还有随风轻送的清幽香气v 也按照一直以来的习惯跟它们打了招呼哟v


流汗的感觉好爽啊~

因为很久没运动了,现在全身确实有在酸痛,
不过是刚好合适甚至有点舒服的那种感觉,并不会觉得痛苦..。

到目前为止,没有受伤,没有抽筋(虽然差点儿..),没有头晕,没有想吐,
没有胃部不适,没有累到爬不起来(最近每天的作息都超正直的v),
没有肌肉酸痛到有行动困难...因为在跑步前后都有做了足够的准备和伸展运动啊v
回来后慢慢地冲着澡,先是用热水放松肌肉,然后用冷水来降温..好爽好爽~
如果这个时候再可以享受一下全身按摩的话,就是极乐啦~!^▽^


今日成果总结:
SRC Jogging Field (400m/r):恒速跑2圈+恒速走1圈+变速跑2圈——合计5圈共2km;
Campus (SRC→Hall 2→Hall 8→NIE→Hall 12→Hall 13→Hall 14→Hall 15→GH→Hall 11→Hall 10→Hall 9→Hall 8):恒速跑;1/2+恒速走1/2——总程长度还是不知道..f(^^)



另外,今天加入了学校这学期新成立的Tennis Club,周三(25日)就是第一次活动,期待期待~!


「直やん、ちからを…!」

[PR]
by princeray | 2004-08-23 23:57 | 我が侭な象牙塔
跑步归来
c0044402_76879.jpg经过近半年的漫长等待,今天终于买到了!
成田老师的最新连载《如花胜花》台版第一卷!
好开心~☆

严格说来,这套书其实不能算真正的“长篇连载”而是“短篇集”,是由一个个独立的短篇故事组成的集子,
不过主人公都是一个——神原宪人——
从小就开始在能剧舞台上表演、
目前为身为连雀能舞台负责人的外公的入室弟子。
日文原名为「花よりも花の如く」,港译本出得较早
(但是新加坡没有进><),译为《花样能乐师》,
而台湾版则译为《能剧美少年》,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附在《天然少年》结局卷中
同名的短篇的译名——《如花胜花》。
更符合原文也更有韵味的感觉。

于是当下就坐在KFC里读完了全本哟~
还是那种熟悉的温馨感和幽默感,
不愧是成田老师的作品,果然好看啊!幸福~v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情节是,宪人烧水时不慎烫伤了脚,
但为了即将到来的演出并没有顾上去看医生,只是极力忍耐着疼痛,
结果伤势似乎越来越重的样子。就在大家和宪人自己都为此担心不已
(因为演出时宪人的角色需长时间正坐,会碰到受伤的右脚背)时,宪人却突然觉得
伤处的痛感已经逐渐变成了痒痒的感觉——伤口已经开始自我愈合了。
很快地,当宪人揭下那块结痂的蜕皮后,脚背的皮肤已经完全重生,
根本看不出有烫伤过的痕迹。

“原来只要活着就会痊愈!”

宪人这样说。
于是令我不由又回想起了《双星记》中的那句话——

“再怎么痛苦的回忆,只要活着,就还有被取代的机会。”

其实这两句话的意思不是根本一样的么?

只要活着,身体上的创伤也好,心灵上的痛苦也好,
只要活着,就会痊愈,就会重生,就会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然而这不仅仅是依靠时间的流逝来做到的,最重要的是,
我们没有放弃自己,没有放弃对重生的企盼和希望。
“活着”所指的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所以,我们非活着不可。”


另外,打算了许久却一直未能付诸行动的跑步计划,今天终于起动了..!
听着MP3,吹着清爽的凉风,夜空的中腰处还悬着小船式的月牙儿
(没错哦,因为新加坡是在赤道上嘛,所以弯月是横躺在夜空中的哟^^)
果然夜里跑步最高v
不过因为很久没运动了,体力差了很多,才在SRC的跑道上跑了两圈,
双腿就开始变得相当沉重了起来><
其实最近以来好像已经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
遇到一些让我感到难以应付或是艰难的事时,就会在心里不自觉地默念着,

“直也,请给我力量……直也,请给我力量……!”

如此反复着,自己似乎便真的变强起来了。

于是当我在跑道上感到吃力时,便又如此重复着这个“魔咒”,
眼前似乎也浮现出直也站在前方向着我微笑的身影,
于是不知不觉地便又跑完了一圈,又一圈...


多谢了直也v


今日成果总结:
SRC Jogging Field (400M/R):恒速跑2圈+恒速走2/3圈+变速跑2(1/3)圈——合计5圈共2km;
Campus (SRC→Hall 8→Hall 9→Hall 10→Hall 11→Graduate Hall (GH)→Hall 15→Hall 14→Hall 13→Hall 12→NIE→Hall 8):快速跑1/3+急走1/3+恒速走1/3——总程长度不知道..f(^^)


一定要努力坚持下去!!!
[PR]
by princeray | 2004-08-22 23:45 | 感想@動画·漫画
谜~
这个世界真的是越来越谜了……= =


<更名风波>
从去年新校长徐冠林博士上任提出要将“南洋理工大学”的名字改回“南大”(南洋大学)后,也算成了新加坡教育界的一大焦点吧……然后,
上一期的校报(虽然是两周前发行的,但到今天才想起来读^^A)的头条中,有学生抗议说——
  “这明明是我们的学校,为什么要改名字却不问问我们的意见?”
  “如果不是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我根本对学校要改名一事一无所知。”
诸如此类。
汗啊,其实我也是从新闻里才知道的,虽然有过“为什么好像没听学校跟我们提起过?”这样的想法,但因为学校内做过的很多调查之类我好像一向都一无所知的样子,所以还以为不过又是我out了而已,就没再想太多。汗……

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我也是不太赞成改名的。
毕竟“南大”这个名字,已经有了它特殊的历史意义。历史上的“南大”、以及“南大精神”已经成为了那个时期的新加坡华文文化的典型象征。这跟现在的“南大”的风格和感觉是完完全全不同的。更何况新校长还打算将NTU建设成为一所完全现代化的、和国际教育制度及水准相接轨的综合大学。这就好像是给一个西方的金发美人起了个中国式的传统闺名一般,感觉格格不入。
而且,说得更现实点儿,我们全校的学生,当初会选择进入NTU当然完全是冲着“南洋理工大学”这个名字来的,将来拿文凭出去给人看时、人家认的也是“南洋理工大学”这个名号啊。特别是高年级的学生,明明在“南洋理工大学”里学习生活了好几年,结果却拿了张“南洋大学”的毕业证书,真个不郁闷死才怪。

然而,更变态的是,本周校报上的头条又开始讨论是否该给“Annex Building”(校内某办公楼,主要负责各种学生事务)换个名字,甚至还列出了一个多达16项的候选名单出来,其中还有两项是以人名命名(天知道那是些什么人物)……


是校报的人太闲了还是学校的人太闲了啊?!

真是让人没言语到极点……。


<身体状况>
最近身体也觉得有些怪怪的……。
先是前天下午补眠补到一半,就因为右腿小腿突然抽筋而被痛醒。
咬着牙迷迷糊糊地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又用手在腿肚上下进行按摩……
就这样好不容易才让拉紧的肌肉放松下来。然后,跳回到床上,继续睡……
大约几分钟后,换左小腿抽痛。|||
跳下床、走动、按摩、躺回去、继续睡、再次拉紧、再跳下来……
如此反复了不知多少次,有时是左右腿轮流抽筋,有时索性就同时一起……总共折腾了估计有一小时左右……!
真是受够了!!!><
最近明明一直有在喝高钙奶粉的,而且也没有做任何剧烈活动,怎么会这样啊?!(泪)

不仅如此,大概从三、四天前开始的吧,一直就觉得右手背有一个部位痛痛的,但是看起来又毫无异状,虽然觉得奇怪也没有办法。结果……
今天在那个部位果然出现了一片淤青和肿胀!!!(昏倒)
我这到底是什么体质和皮肤啊?为什么受伤后永远是先感觉到痛,之后伤口才会慢慢出现?
而且永远都是谜一样的伤口,完全不知是何时、何处、因何原因而造成的……(彻底昏倒)
这么说起来,最近左腿上也出现了若干不明的伤口,已经结疤了的那种,可是我根本连那些部位有流过血的印象都没有……(泪)


<SC443>
Computer Game Programming……谜一样的课程……
虽然每堂课讲的内容并不多,可爱有趣的3D图和Video也看到一堆,可问题在于——
完全是有听没有懂!><
更准确地说,是有听懂所有字面上的意思,可是教学的实际内容完全不明了!(昏倒)

今天也果然又是一直茫然的一节课。当然不是只有我一个而已。
教授每讲完一大段话后,便对着LT里一直保持静寂的大家问有没有听明白他在讲什么,全部人的反应都是一言不发、双目呆滞地看着他,呆呆地摇头……在他讲解时听到中间便扑倒的貌似也有几个……

而且来听课的人数也明显地越来越少了……现在大概是只剩三分之二不到的样子吧……汗

还有那个同样谜的Assignment 2……(泪)
幸好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教授已经同意延期到这个周日才交。


<其它……>
当然谜样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
譬如学校的M记开张后,校报上一会儿是快餐的不健康性、一会儿又是优惠宣传的。
然后这学期有3名刚从本校毕业的学长在Canteen 2开了个摊位,成为一时话题。
还有7名新生因为优异的体育成绩拿到了NTU今年的入学许可,而其中有6个人在媒体打电话过去采访之前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录取了。
等等等等。


这世界果然是谜样的……!(><)
[PR]
by princeray | 2004-08-16 23:43 | 我が侭な象牙塔
又开始了..
最近的两个多月中,真的发生好多事,虽然快乐的事也有很多,但果然还是负面的能量更容易对我造成影响(苦笑)。自己也好像陷入了一种感情上的脆弱期,哭的次数和眼泪的流量比以往两年内的还要多(大概)。

高桥的突然结婚、尾崎丰的歌声和直也的纽约企画就不用说了,另外还有一些自己私人上的情绪。然后,今天又突然从许久未见的学姐Jade那里接到一个意外的消息——

她的公司已经决定派她回国常驻上海了。

也就是说——要离开新加坡了。

在我的大脑还无法完全消化掉这个讯息所传达的意思时,突然就觉得眼眶一热,泪水就自己掉了下来。

好寂寞……

在他人看起来这完全不像是我会讲的话。然而那一刻我却真的是这样想。

与Jade的结识,是在学校的中国学生论坛『心雨』的动漫版——『心动』上所开始的。作为高我两年的学姐,在彼此逐渐熟悉了起来后,就一直给我一种大姐姐般的亲切的感觉,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过,但内心里的确是一直对她有种莫名的憧憬和依赖感的。

还有活泼可爱的小音。今天在Jade的提醒下,我才猛然想起小音与我们不同,是没有合同困身的,待拿到Master的学位后应该也会很快就回国去的。而Jade与小音这两人,可说是我们心动的“支柱”呢,没有了她们,在我心中的心动便也不复完整了。

由于我的多重人格,似乎总是容易令他人对我的观感发生偏差。在我调侃的时候以为我在说真的,而在我真正试图袒露心声时,又当我说笑话(苦笑)当然会变成这种结果很大的责任还是在自己。我不是一个擅长对他人表达自己真实感受的人,甚至可说是完全缺乏这方面应有的能力,再加上后天养成的惯于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的处事态度,即使是面对着我真正在意的人,也极少会明显地将自己的感情表现出来。就连生我养我的母亲也同样视我为冷血动物。然而内心的情感毕竟还是实际存在的,与Jade以及心动的大家们相识相处的时光,是令人回想起来便不觉要抿嘴微笑的,而这一切眼见着又要成为另一段“过去”了。

就像在华新内部的那段时光一样。

然而,这种愁绪也只有此时才能完全地直接表露出来。尽管自己现在流着泪,但我知道,待到真正聚在一起与Jade话别的那时,我必定是无法当着他人的面流露出半点感伤的情绪的。同样地,我今天在MSN上对她所说的那些感性的话,到时也必定会被一如平常的表情和寡言所取代的。

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一点都不坦率的人。

莫名其妙,而又无聊。


今天上午的时候,在去校内的Popular(大众书局)买本子回来的途中,经过正在兴建中的Bio Sci的教学楼区。只是随意地瞟了一眼,却立刻被其中一堵墙抓住了视线。

那是一面灰白色的独自屹立的墙,想来应该是处于半拆除状态。近半的水泥(或者是其它的什么材料,我不是读civil的,不懂 ^^A)都已被剥除,裸露出内里的钢筋,很多地方甚至已被打通。除了它脚下同样凌乱不堪的地基外,周围已没有了其它的同伴。只有一部庞大的怪手张牙舞爪满面狰狞地觊觎着它。——那是怎样的一番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景象啊。然而,它仍是面对着外界站着,纵然只有它孤零零的一个,也仍是那样静静地坚持地站着。在没有被完全的毁去之前,它孤傲的自尊不容许它自己倒下。尽管眼见着代表着自己生命和存在意义的构成部分被一点点地从自己的身体上夺去,却也仍只能默然却又无奈地坚持着站立到最后一刻。

一瞬间自己似乎再次地置身世外了,思想又被那个惯以完全局外人的角度来冷眼旁观世间的人格所控制。自己的脚步在继续移动着,头上裸露在外的建筑物的各种管道,自己正穿梭于其中的教学区建筑,以及三三两两走过的人群,都有如幽灵般地一一从我身边掠过,而无法给我留下半点真实的存在感。一切似乎都变得虚幻缥缈起来。想来此时的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是一种完全不掺任何感情色彩的令人无法靠近的冷然吧。

待我再次回过神来时,已经是坐在lib里面对着眼前摊开的notes的状态。

这样的“灵魂出窍”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了。在他人看来或许是精神状况正处于危险之中的一种表现,我心里却十分清楚自己只是处于一种极端的理智状态下而已。然而真正会令自己感到些微的恐惧的是,纵使内心完全处于真空状态,自己却仍能对着他人如常地说笑。而这又确切地不是人格分裂——自始至终我的意识都是十分清醒的。

果然还是自己切换人格的能力太厉害了吧,笑。——没错,现在已经又切换回普通状态了哟。


这样的多重人格啊,真不知道到底是麻烦还是方便呢……(摇头)



萨萨生日快乐~!!!

[PR]
by princeray | 2004-08-13 21:37 | 我が侭な象牙塔
K·I·S·S
今天早上Kettle突然恢复了正常可以用了,真是神奇...(汗)
难道果真是我昨天的怨念太大,而导致它的机能瘫痪么?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可就真的神奇过头了...^^A

不过果然怨念最终还是要靠画图来纾解的。
昨天用了一夜的时间完成了一幅伪素描+YY作,现在心情觉得畅快多了。
不过画得还是很“含蓄”,没有敢太直接地画成...嘿嘿嘿...:P

果然我的本质还是害羞的吧...f(^///^)
c0044402_7343113.jpg

[PR]
by princeray | 2004-08-07 13:33 | 作品@画像
直也FANS30问
c0044402_7312613.jpg01首先写下你的名字。
  王子睿

02你的性别。
  ...回答这些题目时是女生...

03你腐吗?(笑)
  正常范围之内

04请问是如何知道乡本直也的呢?
  网球王子舞台剧

05你如何称呼乡本直也呢?(例:直やん)
  中文的话是“直也宝宝”,日文是“直やん”

06看宣传海报时的印象怎样?
  眼神真的好凶,不过很帅,个子也高高的(笑)

07认为和海堂相似吗?
  只是在外表看起来相似而已,海堂的实质明明是个可爱的人。

08第一次看到乡本是在公演上吗?还是DVD?
  算是DVD...吧.....

09看到演出之后的印象如何?
  原来如此,完全是活生生的海堂熏啊~!
  而且要比动画里的海堂更加立体饱满、更加人性化、更加可爱...


10听了歌之后的感想?
  声音压得很辛苦呢(笑)
  不过即使是唱歌也能保持住表演时的声线,很厉害呢!
  让人觉得“的确海堂唱歌就该是这样子的”这样的感觉。


11觉得乡本直也的表演如何?
  绝对的实力派呢!!!特别是在看了舞台花絮,发现直也本身的个性
  跟海堂其实天差地远后,就更加佩服他出色的表演~!真的太帅了!


12舞蹈呢?
  DVD中能清楚看到直也“真正”跳舞的镜头不是很多呢(叹)
  说是一些“练习动作的组合”更确切些...但总的来说
  可说是很好地把海堂的特质融入进去了叭,那种坚毅的信念与持久的耐力,
  完全不会让人觉得“海堂跳舞”这一点有违和感。
  至于看起来的确有些奇怪的舞步...那是编舞人员的问题,跟直也无关 = =


13最喜欢的场景是哪一幕?
  第一部里正选的正式出场时,由桃城唱着歌来介绍海堂的部分..
  特别是最后森山唱着“気をつけろよ 血走った目にご用心”、
  同时直也带着凶狠的眼神(那时真的看到了血红的双眸)缓缓回头的那个画面,
  看一次就能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14喜欢的台词是什么?
  「うす」(笑)

15乡本直也唱的歌里最喜欢的歌词是?
  「執念とは、俺のための格言;不屈とは、俺のためのいましめ。」
  (确切说,是喜欢唱这几句时直也的发音和语调v)


16什么时候看都会觉得好笑的场景是?
  第二部中在寿司店中的庆功宴。
  满嘴塞满寿司的直也,和玩“竹笋竹笋冒出头”时的样子都太可爱了。
  “果然是个可爱的国中生呢~”这样的感觉(笑)


17乡本直也完全成为了海堂了吗?
  其实没有耶!
  平时的直也还是那个可爱、率真的孩子,只有表演时才会变成海堂而已。
  这也正是他的厉害之处呢!


18那个严锐的眼神...可怕吗?还是有其它感觉?
  的确很是凶狠,不过因为自己是那种对方越凶自己就越不想服输的个性,
  所以并不会觉得可怕,只会愈加佩服直也的出色表演!
  “真的很厉害呢!”这样的感觉。


19会不知不觉被那双美腿吸引?
  那还用说!只要一出现就完全无法看向别处的啊~!(笑)

20「次の獲物は誰だ?」...会希望那猎物是自己?
  ...可以反过来让直也成为我的猎物吗?= =+

21「便所っすよ!」...当然会跟在后面离去?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我可是只要听到说“可以”就绝对坚信不移并贯彻到底的人哈~ o(>///<)o


22觉得乡本直也最有魅力的地方是哪里?
  纯真可爱的个性,还有对表演的执着。
  我对有着自己明确的奋斗目标并为此而认真努力着的人完全零抵抗力。^///^


23如果用动物来比喻的话是什么?
  吉娃娃...不过size好像偏大了些...好像不只是“一些”...^^A

24在练习映像(DVD)里出现平时的乡本直也,觉得怎样?
  好可爱好可爱~~~(跑来跑去)

25想看公演中乡本直也换衣服的情景吗?
  想到会直接自爆的程度啊~~~>/////////////////////////////////////////<

26网王剧从今以后似乎会继续下去。如果有乡本直也的周边商品的话..会是什么?
  “裸照”做成的真人比例的海报……(满脑子里只想到这个 >///<)

27对你来说乡本直也意味着什么?
  一个只要我看到他就会想要幸福地流泪的人...是我喜欢的男生..>////////////<

28今后,希望以什么样的风格来活跃呢?
  表演方面,直也自己喜欢的话怎样都可以,
  只要本身保持住这种纯情、率真的本性就好了。


29给乡本直也的热情message。
  直やん、これからもどんどん頑張ってください!永遠に応援しています!
  そして、早く直やんに会いたいと思います。


30辛苦了。那么请在最后说一句话。
  我是不是..答得太长了...尽管已经很努力地在简洁自己的语言了...默...


对直也的爱是千言万语永永远远也说不完的v


另外,今天又看到小树翻译的日本FAN写的舞3report,满篇我只看到一句话:

海堂直也把那个海堂蛇公仔拿来戴在手里玩,还亲了下去..

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亲了下去……(持续碎碎念中)


神啊,拜托你让子睿变成那个玩偶公仔吧~~~!!!


ps、刚刚想烧水来冲牛奶喝的时候,发现我的kettle好像有问题不工作了……泪
[PR]
by princeray | 2004-08-06 19:05 | 問題と答え
师傅给了我作业要我跟帖,那我就乱扯几句叭...
其实我觉得自己是远远不够资格讨论这个话题的,因为以我的水准,实在是无法达到能够将自己所谓的设计风格和艺术意识(如果这两者不介意被我归入私人字典的话)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的。但是师傅有令,徒弟怎能不从?所以就只好闲谈几句,希望大家还是给子睿点儿面子,不要给子睿拍砖了。:p

记得早先我刚拜师时,师傅就向我传授了设计人的“七诫”作为门训。顽徒不才,至今便只记得一条,是曰“不可自说自话”。结果子睿初入门不久便犯了此诫,细节早已淡忘,此处亦无需提起,但自此便将此话存入了脑中的library之中。

其实,何谓“自说自话”,子睿我到现在对此的领悟也仍是处于雾里观花水中望月之阶段。师傅讲意指设计人不可过于自私,将自己的喜好强派给观众,而要考虑大众的感受。余虽唯喏,心底却颇有疑惑——若此岂不要埋没个人风格?且即使是“大众”,其本身也因个体的不同而在审美意识上有所差异,如何谓之“迎合大众口味”?

因自小对美术的爱好,子睿平素便喜爱关注相关话题,特别是平面设计。时装设计亦是其一。常见某杂志有某名设计师之最新力作如何广受好评或又捧某大奖之报道云云,而吾在细品其作品之下却难以苟同。这或许是我欣赏水平不到家的缘故,但也非除我外人人一定都为之叫好叭?但似乎从未见有哪位名门因此而诚惶诚恐,放弃自己的风格的。于此不由又回想起抽象艺术之一代巨匠毕加索,他一生中所得到的唾弃恐怕不是一个“多”字便可形容的叭,但他不但没有对自己产生怀疑,反而更坚定地沿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最终得到了大家对他的认同。如果将个人风格与大众口味的矛盾视作一场战争的话,那么我要说毕加索是打了一个漂亮非凡的胜仗。另外,我想,这其中或许还有个“品牌效应”的影响。对于“名人”的作品,大家潜意识中便会认为是好的,即使心里不以为然也不敢表现出来,唯恐教人以为自家不够层次,没有品味。而对于无名小卒,便可以随意评头论足,又生怕显得自家没有见解,没有水准。这其中或许少不了附和之言,但换一个角度来想,此时设计人所得到的,又何尝没有可能是真正有价值的意见呢?关键在于,设计人是否能从一堆“沙子”中挖出“金子”,让自己的下一个作品吸引更多的目光!

再回到师傅的此系列作品上来。自第一波之中坚力量以品味独特之傲视姿态出现,便令子睿深受冲击,以吾之拙作比之,更是不由感慨万分。后得知乃师傅力作,且hash兄告众曰师傅将陆续有系列作品问世,子睿自然满怀崇仰翘首期待。第二波之进步一代果然不负众望,教吾等一干人饱了眼福也开了灵智。稍后第三波之花样女人出台,却没来由地令子睿有所遗憾,感觉便似一个“一”字开端写得本是气度轩昂,最后的回锋收笔却弱了气势。回头观望众人似亦有所议,子睿便不免揣度几许。

窃以为,所谓“系列”,便是指那种风格和意识上的延续性叭。这固然是一种好的创作模式,但有时若过于偏执于“外观”上的延续,是否反而会削弱了其“内在”的关联呢?同样是用旧题材体现中国人的新精神、新意识,前两波的连续出击之所以给大家以深刻的视觉冲击,吾以为便是因为第二波较第一波揉和了更多“新”的元素在其中,虽风格类似却有较第一波更独到之处,其寓意也“更进一步”。而第三波却有固守模式之嫌,于第二波不但未有突破似乎反而淡了味道。这就好像,不论是豪华大餐还是清酒小菜,吃多了总会令人烦腻,而要不时换些口味才成。吾一直不敢轻易尝试系列作品,便是因此法看似便于偷懒却实属不易之举。既要保证时刻引入新的“调料”给大家以新鲜感,又要保证原味不会被冲淡而影响了“系列”的内涵,实非子睿之水准所能易为。然吾毫无质疑师傅能力之意,毕竟吾之作品连引起大家广为争议之层次亦难碰触一二。自己心血被人轻易否定固然令人沮丧万分,但“艺术”这个东西,本就抽象之极,完全凭一人之主观感受来评定,似乎是显得过于片面了。再有,吾窃以为,个人观念上的“自私”,较之设计风格上的“自私”,恐怕更为不可取。褒扬的声音不会令我满足,贬损的声音不会令我却步,这才更该是一名设计人所应拥有的品质叭。更何况,以我私人观念来说,一个人的一句“perfect”比众人的“just not bad”要令我不知更值得高兴多少倍。

说来说去,似乎仍未表清我对“个人风格”和“大众口味”之争到底立场如何。其实我觉得,大众口味又怎可不是一种个人风格?现代人不也都爱追求“个性化”么?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关键在于各人对此如何定义了。而且我觉得对于设计人来说,所要关注的似乎并不在自己的作品到底是“个性化”还是“平民化”,而是它是否真正能够表达出自己内心所想要表达的东西。如果观众看到我的作品后能体会到吾心之六七,子睿便欣喜非常了。

题外话:

本是师傅叫我就“自私”一事发表些意见,算是一份“作业”的。子睿诚惶诚恐,生怕一个不留神说错话,教大家贻笑大方,子睿从此便无颜再斗胆与人提起“艺术”两字了。但写着写着却发觉变了味道,走了话题。但思想已至此,便懒于从头想起了。子睿素来不擅言辞,尤其是正经话题(:p),写了这么多,感觉有很多话还是没有说出来,或没有说明白。不奢求大家百分百的首肯和赞同(说实话,百分之五十我都不敢想),只望大家领会精神就好,不要过于认真对待,将子睿批判得无地自容就是给了子睿天大的面子了。

最后一句话是给师傅的:师傅您怎么不是NTU的呢?徒弟我怎么不是NUS的呢?我几时才能得师亲授,教自己的作品有朝一日也入得了众人之眼呢?呜呼...@_@
[PR]
by princeray | 2004-08-02 13:59 | 我が侭な象牙塔



王子(princeray)
AB型魚座・非人間
SF・双子・小父・バカコン
変なものばかり好きなのと
言われるけど、本人否認っ

「バラバラの日々」(日本語)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タグ
以前の記事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芸能人公式サイト
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
郷本直也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Simply Pure」
Gomoto Naoya Unofficial Fan Site

青山草太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Evergreen」
Aoyama Sota Unofficial Fan Site
Kimeru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KIssME」
Kimeru Unofficial Fan Site

友人日記
非人类正直エロ屋さん
Sarahla vie a changé
(ZAN)★魍魎殘魂
夜樹☆樹物語☆
nikko(布丁)★自说自话?
子夜Mr. Agitator♠
殘皊幸運草的翅膀
明日香千年に一度だけ
Fuerst(FF)★FUERST手記
葡萄皮儿(明)★☆ピーか☆猫王国☆
kokibi×花树独白×~一切从简~ MapleMaple's Circusカエデの楽園


Skin by Excite 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