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分おれ、ブラックアンドブルーでグレー的な世界を求め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かな…







内容無断転載・加工再配布絶対禁止。違者必究。
Copyright © 2004-2006 princeray. All rights reserved.
カテゴリ:夢世界( 16 )
久々に…
跟一位学长去看某讲座,内容是关于中国古代某帝王(具体哪位忘记了)的。
会场是好像舞台剧场一样,大家都坐在下面的观众席,舞台上则一边用大屏幕播放VIDEO一边有展览的负责人士在旁进行解说。
我跟学长找了左前方的空位坐下,此时还未正式开始,我们两人就一边看着屏幕上播出的简介VIDEO一边用中文聊天。
结果那个VIDEO的内容我越看越眼熟..然后突然发现这个讲座其实以前就举办过一次了,而且那时负责帮他们进行广告宣传、制作海报、专栏等相关美术设计的人就是我!于是便半意外半欢喜的跟学长说了,正好这时VIDEO中也在美术设计一栏中打出了我的名字。然后话题就逐渐转到我身上来了..我说我现在做的完全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学长问说那你真正是想做什么?我盯着他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好像有些故意逃避话题似的笑笑说我现在还不想说(殴)

此时打从右边又走过来两个人在我右边坐下,我扭头一看就呆掉了——那那那是某直啊(惊)对于另外一个人完全没注意..反正是某直的朋友就对了。
然后有没有说到话我也忘记了= =b 总之突然负责方就通知说要重新调换座位什么的,全部人都得去会场一角那边去抽座位号码(晕)
不用说我当然蛮不情愿的,不过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可以一口气抽到四张连号的座位。
结果.....失败了Q_Q 没办法我只好拿了自己那个第5排的号码去找新座位。

结果刚一坐下来,就发现左边有个黑色的熟悉的脑袋..我的第一反应本来是阿直凑巧也坐到了附近的座位,但仔细一看.....其实那是阿草!!("口")
此时正好他也抬起了头,我就有些羞涩的抬手向他挥了挥←不要乱跟人装熟!!
在我跟阿草之间还夹了一位金发老兄,看起来应该是美国人,大概30岁上下的年纪,也是跟阿草一起的..我就还蛮意外阿草竟然还认识外国的朋友的(笑)
跟金发老兄聊了几句后,我突然想起来阿直的事、便转头跟阿草用英文(= =b)说阿直也在这里,阿草听了好像蛮意外的,愣了愣便反问“NAOYA?”,我点点头,又说不过换了座位后就不知现在坐哪里去了←还是英文,而且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怎样我说话竟然还打结= =
是说我跟某草扯什么英文啊.....!?(昏)

讲座结束后..阿草他们好像还有事就先走了。我就自己跑去展览厅那边看相关资料展示。结果意外地在其中一本英文杂志上看到了SWTICH!的公演报道(汗)
于是立刻就开始四下找相关人员想要询问那是哪本杂志(因为杂志是摊开到SWITCH那一页然后摆在玻璃窗里锁住的,看不到杂志封面跟杂志名)
这时又很意外的、过来的人竟然是NIE时期教我们英文的澳大利亚老师Lin May!
于是互相叙了几句旧(明明你跟人家又没多熟= =)我就又问起杂志的事..
Lin May说她也不清楚,不过可以打开橱窗帮我看v
我正说感激不尽时,好像室友起来了不知在干嘛弄出了一些声音,还把房门大开着..因为房门打开的方向是对着我的床的..所以就醒了.....orz


↑就是昨天夜里的梦境内容。
虽然内容一如既往的意味不明...不过好久没梦见阿草跟阿直了呢....(笑)

[PR]
by princeray | 2006-03-14 10:56 | 夢世界
CHECKERS
今天上午困得不行,便趴在LAB的桌子上小眯一下。
结果梦到去某店租借专柜用于寄卖东西的事(草直本通贩热衷症?)
那里除了我,另外也有很多同样要办理租借事宜的人。
负责的小姐说需要出去外面某银行办理某种手续,于是大家就跟着她一同出发。
可没想到刚一走出Building便突然开始落雨,
于是大家便各自分成几小组人各自找着尽量不淋到雨走过那段路程的办法。
跟我一起的大概有另外3、4人,其中一个竟然是鸭子(筱田光亮)!=[]=
而且(在梦里)我还记得头一天才看了他的日记,说是每次下雨的时候,
他只要一出门,雨就立刻停、让他淋不到雨之类云云..。
于是我就似笑非笑地对他说:你不是说你在就淋不到雨的嘛一 一..
他听了就只是嘿嘿笑,然后开始哼歌意图转移话题重点= =
结果他哼的竟然是那几句「涙のリクエスト、最後のリクエスト…」!!
此时一起的另一个男生就问他这是什么歌,我忍不住大叫是「涙のリクエスト」啊!
然后就很激动地看着鸭子大叫:啊啊、你竟然也喜欢这首歌啊~!
鸭子也仿佛遇到知音般大点其头:对啊对啊、超好听啊~~!
于是我便对他两手比着「v」,兴奋地大叫“チェッカーズ最高っ!v(^▽^)v
之后就醒了......= =;;

太诡异了..为啥我会梦到鸭子= = 而且虽然我确实蛮喜欢チェッカーズ的,
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更喜欢的团和歌手啊....
而且前面我们说话都是用中文、只有那句歌词跟最后那句是用日文.......

不过后来倒是突然想起来...其实昨天听YOU的CD试听觉得第一首感觉很像某歌手
但又一下想不起来..其实就是觉得像チェッカーズ!难道会做这个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なんか..微妙..←最近追看「LOST」被神秘主义占据头脑的某只= =..


下午的时候试着写了一点阿四本的内容..。
结果只是写了家人跟几个亲友的部分还没写完,就有4页了..再加上3页的自序..orz
而且草的内容也不会比阿四少...搞不好最后幸薄超人本真的会变成“道本”.....一 一

特典问题也很头疼啊....
我个人是比较倾向那个啦..可是树她们又说那个比较好...
那么到底要放哪个呢...>"<

不过目前草直本的预订数量竟然已经超过20本,而且还是不算自己人内销的..=[]=
真的很意外..女鬼残说话果然厉害!幸薄超人本的销量真的是一点都不“幸薄”!(笑)


今天晚上再次回房间补觉,结果又拿到一张Express Parcel的通知单v
这个应该就是小皊寄来的杂志了叭...好激动>//////<
明天一早就冲回Hall Office去领噜v

[PR]
by princeray | 2005-09-09 23:02 | 夢世界
高橋様、お久しぶり>/////<
昨昨昨天夜里竟然梦到了久违的高桥大!!!!>///////<
不过为啥还有明明就一直被我无视的某甲一 一

总之就是他们两人来了我们这里,因为啥原因(完全不记得、也可能根本没梦到这一段)
也来YING的房间借住一晚(抱歉、YING..把你们的房间变成宾馆了orz)
前面的事没印象,总之第二天早上我跟YING都已经准备出门去学校了,那两人还在睡..
其实YING对这两个人都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我便跟YING一边介绍着他们一边下了楼..
只是不知为啥、我在提到某甲时竟然都是直称她YUKI、一副很熟的样子..= =
走到半路时、我才突然发现自己忘记换外衣,于是便又自己一人折返回了房间,
并发现某甲已经起来了,高桥大则还在被铺里呼呼大睡= = 于是便跟某甲两人聊了起来..
内容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因为太过紧张+日文口语本来就不够好,
所以说话时一直在很拼命的组织正确的文法跟措辞、说得很费力的样子(笑)
不过总的来说貌似还聊得蛮愉快蛮随意的..(我跟她哪来那么多话可聊的啊+皿+)

之后不知为啥我也不用去学校了,便准备带着他们去餐厅吃饭..
因为高桥大还在睡,我跟某甲便给他留了字条,两人先来到了餐厅继续聊天..。
不记得过了多久之后,接到了高桥大打来的电话、说他马上就到,
我便让某甲先在座位上等着,自己则跑去餐厅门口接高桥大..

直到现在、我都还很对那个场景的印象非常深刻..
当时我是站在门的右侧。因为这其实是自他来之后我第一次真正的跟他面对面、
所以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只是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从门口进来的人群..。
等待的时间或许实际只有五六秒而已、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却仿若长达一个世纪。
当高桥大穿着一身深色的便服、迈着稳健的步伐走来时,高高的个子在人群中显得相当醒目。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在那一瞬间的感受,只觉得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就好像电影中的效果一样——周围的人群都变成了黑白色调、嘈杂声也全然成为了静音,
自己的视线完全只能凝固在高桥大身上..心脏似乎是在急剧加速跳动、又似乎全然停止了..
当他微微转头向我这边看过来时,我立刻努力平稳住自己的思绪、带着几分怯怯的笑容
叫着TAKAHASHI SAN迎了过去..之后对他说话也是不停的拼命用着敬语(笑)

服务员开始上菜时不知为啥我家小妹也出现在座位上,而且还是跟高桥大坐对面= =
我则是坐在高桥大的左侧帮他解释着那些食物都是啥..我们好像叫了很多(笑)
中途高桥大竟然还为了一盘布丁跟我家小妹两个人争起来了(笑) 30岁 vs 16岁..一 一
某甲则好像完全被我们无视了..完全没有她也在现场的印象XD

之后YING室友的闹铃响了..我继续赖在被窝里、一边回想着梦里的画面一边在心里偷笑v
已经太久太久没梦到过高桥大了....难道是因为昨天听播磨的CD听得超开心的缘故吗>////<
不过起来之后发现眼睛红肿得吓人...下眼皮那里好像被塞入了两根香肠一样orz
连戴隐形眼镜时都费了好大一番劲才能把眼皮拨开orz 用了消炎的眼药水后还是痛Q_Q
刚刚跟B君说好了今天晚上去他LAB拿DC准备周六用...希望那个时候比较能见人了orz

ps、之前的喉咙发炎目前似乎有转为全面的感冒症状的迹象....orz

[PR]
by princeray | 2005-08-18 11:17 | 夢世界
打球归来v
呼呼...久违的阿羽(羽毛球氏)啊......扑倒>/////<(殴)
算算我大概有个两三年没打了吧..今天那打的都叫啥烂球啊..正手的吊高都打不好orz
Recovery in progress!! 以后每个周日都要去NUS蹭B君的场子=v=

不过回来的路上Sunday跟B君为啥会说起那么诡异的话题....(抖)
我说那啥....我们都还很年轻好不好.......一 一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火气太大的缘故..今早起来后嗓子就痛得厉害..
中午的时候甚至整个哑掉、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下午打球时才好了些,说话基本没问题了,可还是痛到咳个不停..T___T

而且今天遇到超级诡异的事件..
搭MRT去NUS时,列车经过Clementi Fire Station时外面还是晴朗一片的,
半分钟后到达Clementi,刚一出车门却发现外面瞬间瓢泼大雨orz 我又不是雨女..= =

最近每晚也仍然在持续做着在草丛中寻找四叶草的梦..
每次都是要么阿四不在身边的话、我千辛万苦找到一片第一个念头就是寄去给阿四,
要么就是阿四也在我身边、我好不容易找到一片后想都不想就直接送给阿四..
阿四你的幸薄病毒不要扩散到我身上来啦!恶灵退散!!+皿+

伟大的KIRA様...请快快放蛇质“自由”、让阿四跟小广来抚慰我备受打击的心灵吧=^=

[PR]
by princeray | 2005-08-14 21:58 | 夢世界
困= =
我果然是会认房间+认床的家伙..搬到YING那里都两天了、夜里还是睡不踏实..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夜里是真的一直在不停醒、还是只是在自己的梦里醒而已,
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睡到= = 第一次觉得睡眠原来是件这么漫长折磨人的过程..= =

而且昨天夜里做的那叫啥诡异的梦..
跟阿四同班然后遇到无良女老师,跟她对立后被她用阿四要挟我也就罢了,到后来
阿四竟然变成了带着个三两岁孩子的单身中年大叔←而且当时我不知为啥还一直想到TERU
然后我跟小孩子在那里打得超级火热、阿四的存在则被(我们两个)完全无视一 一

果然还是自己的精神无法安定吗...........= =

今天夜里试着来梦梦广弟好了.....幼齿的治愈(?)效果应该更佳=v=



最后吼一句.......我痛恨本该是假日的周六还要上一堆天杀的MAKEUP啊!!!+皿+

[PR]
by princeray | 2005-08-05 10:32 | 夢世界
重装完毕= =
终于再次系统重装完毕..真受不了...距离上次重装才几天啊、就又出现诡异的问题orz
而且风扇貌似也出问题了..很容易开机不成功..看来这几天非得把Laptop拿去修不可了>"<


昨天把一些不常用的书和小书架搬去了Sunday那里寄放,搬家的负担立刻减轻了一半v
太感谢Sunday了>/////< Sunday我爱你~>3< 也多谢帮忙提供劳力的B君XD

Sunday的新家好漂亮啊=[]= 房间布局跟院子的风景都很棒v果然Condo就是好☆
而且我好爱那个有落地窗的小隔间>////< 最适合放书架在那里、坐在地上倚着窗扇看书了♪
还有那个超级大的LCD电视....Sunday、下次我一定要去你那里看DVD啊啊啊>///<

之后三个人一起去了Sunday强烈推荐的某四川风味店吃自助火锅...果然麻辣火锅最高v
我们三人的消耗量也很惊人..大家果然都是肉食动物XD 只是Sunday跟B君都是吃白锅、
只有我自己吃红锅,而且我吃饭速度本来就慢,要跟上节奏好艰难啊.....orz
而且而且、还吃了芒果布丁v 而且还是两份v 布丁好好吃>/////< 简直太好吃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应该少吃些肉、多叫几份布丁才对>< 啊啊、布丁快来让我咬=v=


三人吃得肚子圆圆后才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店门。
这时才知道,原来B君立刻还要去赴另一个饭局...(划十字)God bless you..Amen..
Sunday接下来要去上Driving Lesson,我倒是无所事事(殴)
到了Bishan MRT,看到Junction 8的Popular就进去看看有没有我想要的那种本子..
结果还是没有= = 奇怪了..我记得明明有在哪里看过,可是跑了三家Popular+Kino都没有orz

下楼的时候经过Jean Yip Hairdressing..突然就一时兴起走了进去、说我要haircut。
帮我剪的发型师叫Owen,人很帅XD 而且态度也非常好,剪得也非常认真细致..。
比较好笑的是,我跟他说要剪到脖子左右的长度时、好像吓到他,一直问我确定吗?
还说:你真的要剪到这么短?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照做啊......发型师SAMA、请放心!
我从小到大的头发基本都是这个长度,这次还算比较长的了..不会反悔找你负责的啦XD

结果没想到一剪就剪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orz 因为最近觉都睡得少,中途好几次几乎睡着= =
不过剪了头发后感觉好畅快♪♪ 果然还是短发LOOK才更像我的样子=v= 多谢发型师SAMA!
留了差不多一年四个月的头发、byebye噜~(挥手帕)


最近不知为何、好几次都梦见我找到了四叶草,其中还有两次阿四也在一旁@@
昨天夜里也是——我蹲在地上瞄着草丛里仅有的几株苜蓿草,看到四片叶片的先是不敢相信、
仔细盯了又盯才终于确定,很兴奋地摘了下来后就直接送给了阿四.....orz
喂..明明自己的运气都还远远不够用说、干嘛还要给阿四...这也是幸薄的表现之一吗= =

[PR]
by princeray | 2005-07-31 14:25 | 夢世界
不甘心..orz
不知是前几天一直跑来跑去、还是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九成的缘故,这两天格外的嗜睡。
晚上12点左右就已经忍不住趴在电脑前困着,早上虽然7点多天刚亮时就会醒、却仍是倦乏得继续缩在床上不想起来。纵使挣扎一番、好不容易爬起来后,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也总是忍不住再倒回床上睡个回笼。

啊啊、我果然是老了么.........................(泪)

想当然耳,梦自是也没少做。包括下午一小时的午睡都一样可以做一个仿佛长达一世纪的梦。
内容一如既往的,在我熟悉的生活场景里、由一群我熟悉的人们、上演着我并不熟悉的戏码。
有时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有时自以为已经醒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仍在另一个梦中。
尽管并没打算刻意记下梦境的内容、却仍是不由自主的在每一段的梦境之后自动醒转。睁开眼睛的瞬间,现实与梦境的界线似乎也模糊起来,叫人不由有刹那的怔忡。辗转反侧数度之后才能再次浅浅睡去...也不知这算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失眠...?

不过很开心的、昨天夜里梦到了阿四跟小广v
虽然这是我第二次梦见小广,但前后辈一起倒是头一回(笑)

在梦里,我们都是同班的同学,正在上着体育课。作为地点的操场并不是我小中高大学的
任何一个操场,可不知为何却意外的熟悉...大概是以前在其它的梦里也使用(?)过吧XD
体育课的内容似乎是自由活动,于是全班的学生便分了两队使用操场一端的篮框来打篮球。
其实我对这部分没啥记忆,只依稀记得我们队不太会打,至于阿四跟小广就完全没有印象。
而之所以会记得我们队打得不好,是因为我常常需要跑到操场另一端去捡回飞到那里的球。

梦境的主体内容似乎就是从这里开始..。

起源就是我再次跑去捡球时,正好看到一个女生走进位于操场尽头旁的女厕
——而且还是那种很古旧的砖头平房式茅房。
记不清是为何,当时我就轻轻地将篮球放在地上、很在意地跟着她一起走进去..。
厕所里很暗很阴诡,似乎还有另外一人在里面等着她,两个人在一起好像说了些什么。
我则一直装作路人一般、默不做声地暗中注意(监视?)着她们。

之后就只记得似乎是发现了一件跟那个女生相关的秘密——而且是很惊人的事件。
具体的内容一方面我确实记不得了,另一方面潜意识中似乎总隐隐地对那段内容
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所以好像也不太愿意去回忆起来。

事件是怎么结束的我也完全没有印象。
总之稍后场景就转为我小学未改建之前的校园环境(不过我们都是高中生的年纪)。


当时下课铃刚刚响过,我随着另外几人一起、开心的冲到两排教室之间的小路上准备玩耍。
而直到这时、我似乎才终于意识到阿四跟小广的存在,心里雀跃得不得了..
就在我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要跟他们说话时,自己突然就醒了orz
而且醒来的瞬间还在心里大叫着:“不要啊!不要偏偏在这种时候让我醒来啊!!T口T
接着只有不甘心地回想了一下梦境内容、心想稍后起来后一定要记下来.....
而结果等我真的起来后才发现、其实那时并不是真的醒来、而只是在梦中的梦中醒来罢了..


——是说那为什么还不让我把之前的那个美梦做完啊!!没天理的!!>皿<


至于另外还有做了两个梦、还有下午小睡时的一个,现在则全都不记得了..。

[PR]
by princeray | 2005-07-16 19:19 | 夢世界
7月鬼门开!?
最近鬼门要开了(还是已经开了?搞不懂= =),所以就应景说一下自己昨天夜里的梦好了XD

大概是傍晚时分,我正打算去貌似是在组屋区后面不远处的一个图书馆里找几本书。
去的路上会经过中间的一块空地,那里有一个不知是流动还是固定的集市,很热闹。
其中有一个摊位、方桌上供奉着一块牌位,不知是在对谁拜拜。
这种状况其实在新加坡蛮普通的,所以我也没有在意,只是扫了一眼便走了过去。
结果在图书馆里并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书,回来的时候再次经过那个摊位,却突然跑出一个人
拉住我、叫我一定要拜祭一下那个牌位。因为我不太信这类事情、所以就打算委婉地拒绝,
可那人却很坚持一定要我拜不可...我蛮奇怪的.......后来怎样就不记得了....= =

接着换到另一个说不好地点是国内还是新加坡的场景。大概是下午的时候,还是类似的空地,
不过只有一个摊位,还排了约有5、6人的队伍。我一时好奇、便也过去排队看看..。
快到我时才知道,原来是某个寺庙之类里的几个人、好像是为了纪念什么(记不清了)、
在为大众免费派发巧克力豆和小蛋糕(^^;;;) 有点好像自助餐的布置...
那既然都排了、我也还蛮喜欢巧克力豆跟蛋糕的,于是就很高兴的领了XD
领到之后,我好像并没有吃下去的记忆,但也不记得那堆东西跑哪里去了,接着
就又去了图书馆找书←这里也可能是我跟第一段梦互相搞混了..总之是中途离开去了哪里..
之后回来再经过那里时,天已经黑了,派发食物的方桌已经搬走,另外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在一块裸露的平地上有一个只有牌位大小的小墓碑,有4、5个人正在排队到它面前叩头祭拜。
我本想直接走过去,但突然被队尾的一个人叫着我的名字拉住了我,
我仔细一看、竟然是只有初三跟我是同班的同学N(但其实在现实中她是我小学同学..)
因为彼此许久未见,蛮开心地聊了一下,不知不觉地就也排进了那个队伍,于是N就叫我
也来拜一下,说是可以得到什么启示之类的。我基本不太相信,但又有几分好奇,就答应了。
到我时,旁边的女庙祝递了一支点好的香给我,然后叫我闭起眼睛、静跪在那个墓碑前冥思,
我阖上眼后,才突然醒觉到自己根本没办法做到心诚、也没法集中精神,心中不由有些忐忑,
结果眼前除了一片漆黑,果然什么也没有看到。我睁开眼后、抱歉地对庙祝笑了笑,站起身
便准备离开..。这时,之前一直静静伫立在另一旁的一位约有七旬的白发婆婆突然很灵巧、
也很迅速地冲了过来拉住我,对我说我不能走、她必须为我渡化才行。我被吓了一跳,
说不用不用,是我心不诚而已。可她却完全不听我说话,只是不停的对我念说:
就是你就是你、我知道一定就是你、你必须被渡化才行.......弄的我完全无措(汗)
同样的、后来怎样就不记得了...XD


之后还有一个跟上面两个全然无关的梦,地点是在我的中学校园,好像是高中的时候。
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名字一下记不起了,好像是有个“香”字,暂且叫她X好了。
X出身于一个很富裕的家庭,被父母万般宠爱着长大,她人也很可爱、脾性很好。
有一天、班里进行大扫除。X被分配去擦悬空那侧的玻璃窗←我们班是在二楼。
结果中途不记得是X自己不小心还是怎样、失手从窗外向地面上直直摔了下去。
虽然只是二楼而已,但不知为何我却特别激动、整个人慌神地大叫便从教室门口冲了出去..
在绕去教学楼后时、经过楼前的走廊,正好看到几个老师走过,我立刻抓住其中一个
平时跟我和X关系都很不错的杨老师(是我现实中的化学老师没错= =另一班的班主任),
用吼的大概说明经过,接着他便帮我去找我们班的班主任、并叫救护车,我则继续冲去现场。
中间经过似乎被跳过了,接下来画面一转便是X的腿上打着石膏、架着拐杖困难走路的画面。
周围围了很多学生、都带着一副嘲笑的神情和口吻对着X指指点点、甚至拿她来寻开心。
在我冲进人群中时,X正好无力地摔倒在地,围观的学生们立刻哄然大笑。
在梦中好像我们学校不是普通的学校,校徽上还用不同的宝石来标示每名学生的等级,
记得的有钻石、红宝石、蓝宝石这样...这些宝石徽章就是我们学校每名学生自傲的资本。
当时的我看着周围那些毫无怜悯之心的人的嘴脸,顿觉怒不可遏,顺手从身旁的一名男生手中
夺下他的蓝宝石徽章,举起来气愤万分地对他及其他所有人大声吼道:
这些美丽的宝石代表着的是我们的荣誉、我们的尊严、我们非同常人的能力跟等级,
可是看看你们这种丑恶的小人心态与行为、也能配得上这些宝石徽章吗?!!
好像因为我们学校的学生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因此对于名誉方面的事情非常看重,
听到我这样一说,周围的那些学生不由都有些赧然,一个个不自在地撇开头去不敢作声。
这时杨老师也闻声赶来,对周围那些学生们严厉地稍加训斥后、便让大家回去各自的教室。
我则抱住坐在地上的X、心疼的大哭说我一定会保护你一辈子、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你!..

其实这个梦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只是每次发生的年代、地点、我跟X的具体身份、
还有X受伤的原因、和我用来叱责那些小人的话都有所不同而已。
像我记得前不久的一次就是在大概盛唐时期,X是某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我则是她的侍女..
X的名字也好像有时是叫沉香、有时是叫天香、有时则是另外的〇香...


嗯..也不知道这些梦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不过反正我也早已习惯各种诡异的梦了XD
[PR]
by princeray | 2005-07-09 09:01 | 夢世界
回家前夕综合症?
最近这几天晚上都睡得很早,早上(半夜?)也蛮早起来..。
不过今早翻译了部分直也的大阪生日会REPORT后,便又懒洋洋地倒回床上睡回笼觉去了。

结果就梦到我和Sarah在北京的火车站里看着车次表讨论怎么去大阪参加直也的EVENT(笑)
是说..坐火车要怎么去日本啊(汗)而且感觉Sarah比我还激动还迫不及待的样子...
明明Sarah到现在都只是听我不停跟她念直也、但其实根本搞不清到底什么人的状况.....笑死


接着两人一起去某剧场看某演出,坐在左前方的BLOCK...散场时直接在剧场内分了手。
Sarah是走向剧场左前方的出口,而我则是转身往剧场最后方的出口方向走。
走到观众席最后方左边的BLOCK时,从第一排的座位上站起来一个穿着深蓝T恤的熟悉身影....

竟然是小妖那家伙啊啊啊!!!

天哪,多少年没见也没联系的小妖啊...~~~(好啦,是我的错一 一)
于是立刻超激动地扑上去抱住小妖拼命转圈,弄得小妖连连大叫:停止!停止!
好像因为最近过度劳累所以遭受着头痛折磨的样子....那干嘛不在家睡觉而来看演出啊(汗)


其实总共也并没睡多久,醒来之后就一直窝在床上傻笑...
莫非是因为这个月应该会回国,所以在潜意识里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她们了吗(笑)
不过真的很开心...难得Sarah也离开长春回到了北京,只要回国很容易就可以见到=v=
小妖他们虽然一直在北京,但因为自己的一些原因总是没有跟他们联络...真是抱歉m(,,)m


最近不知为何,总会怀念起高中的朋友来。分别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大家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好像是有好几人都已经结婚了的样子,班对也有.....果然我们已经老到这种岁数了吗(泪)
小妖跟叉子貌似也是随时READY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参加他们的婚礼呢(笑)
不过只要快点生个娃娃来给我们玩就好~人家要认干儿子干女儿啦~~~>/////<

[PR]
by princeray | 2005-05-02 10:36 | 夢世界
哭醒..
本来打算今天下午去KINOKUNIYA,结果被睡魔侵袭、
苦战300回合之后仍然不敌大败、被打入被窝..。然后........不做梦的话那才叫怪一 一

..............................................................前面部分记不清了orz
总之地点是在我家,但是房间格局跟我现实中的家不太一样就是了...
好像有间蛮大的厨房,然后好像我每次去吃饭时,母亲都会对我怎样怎样(记不清了)
可是有一天,母亲的态度却突然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大转变,变得好像陌生人一样
十分苛刻可怕,于是完全吓到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好像了解了但是我忘了...

母亲的房间布局跟我现在的宿舍很像,门外就是OPEN AIR的长走廊,门旁左侧是床。
床下有一个长条形的东西横在那里,好像从来就理所当然的存在于那里一样,
而且感觉是件很重要的物品,好像母亲每天都会打开它放些什么东西进去的样子.....
然后有一天,父亲的一个学生来到家里,突然搬起这个长柜子放到门外的长廊边上。
我很奇怪,就问他这是在干嘛?他回说:你爸妈说要把这个丢掉啊,让我来帮忙搬..
我立刻觉得莫名其妙,因为在我眼里,那个柜子根本就是和那张床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留下床却丢掉柜子的事??!
在我的追问下,那个大哥哥说,因为旧了、没用了...而就在此时,

那个柜子突然长出了头和脚站了起来!!

我完全被吓到,立刻傻在原地。那个大哥哥说,咦?难道你不知道它其实是条机器狗吗?
确实,眼前的这个....东西,确实看起来像狗狗一样,长长垂下的双耳,方形的头部和躯干..
而且...它还呜呜的叫着、摇着尾巴向我蹭了过来...!!
我看着它、还有它胸前写着名字的铭牌——为什么以前我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呢..?
大哥哥还在一旁说着,它已经太旧不适用了,只不过一件机械而已,换新的比较好..之类。
而我心里却反而越来越难过、越来越不舍,终于忍不住冲过去抱住狗狗,一边哭一边大叫:
既然它是狗狗,就更不能随便丢掉了呀!你看,它还有名字...连名字都有的狗狗怎么能说丢就丢掉!!这样做太残忍、太可恶了!!绝对不准把它丢掉!我绝对不同意!!
..之类的,然后就醒了过来...而且醒来的瞬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正在抽泣(笑)



距离自己上一次因为梦而哭醒已有数年了吧....那时写下的文字还留着...

在这个世界上,幸好还有一些可以令我流泪的东西,让我能够将心底的抑郁发泄出来,不至于彻底失去作为一个正常人所该拥有的情感。

当爸爸听完我的诉说,就那么在街头将我拥入怀中的瞬间,我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长久以来一直积压在心底的郁闷在爸爸的体温作用下一点点地蒸发。我是那样用力地哭着,仿佛是又回到了无所顾忌的婴儿时代……当我再度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床边的墙壁——是梦啊……我恍悟着,眼角噙着的泪水终于不加控制地滑落面颊,直至浸湿了枕畔……
啊啊,现在跟那时的中文水准果然不是一点半点的差距啊..我怨...Q_Q




其实之所以上面有很多内容记不清,是因为今天在睡醒后先去看和写了些其它东西的缘故。
(梦境的内容如果在醒来之后不立刻回味记下的话,很容易就会忘掉呢。)
诡异的人对于诡异的事情给予的诡异的回复......事态似乎在向着有趣的方向发展..


分裂万岁~~~

[PR]
by princeray | 2005-04-17 21:25 | 夢世界



王子(princeray)
AB型魚座・非人間
SF・双子・小父・バカコン
変なものばかり好きなのと
言われるけど、本人否認っ

「バラバラの日々」(日本語)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タグ
以前の記事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芸能人公式サイト
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
郷本直也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Simply Pure」
Gomoto Naoya Unofficial Fan Site

青山草太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Evergreen」
Aoyama Sota Unofficial Fan Site
Kimeru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KIssME」
Kimeru Unofficial Fan Site

友人日記
非人类正直エロ屋さん
Sarahla vie a changé
(ZAN)★魍魎殘魂
夜樹☆樹物語☆
nikko(布丁)★自说自话?
子夜Mr. Agitator♠
殘皊幸運草的翅膀
明日香千年に一度だけ
Fuerst(FF)★FUERST手記
葡萄皮儿(明)★☆ピーか☆猫王国☆
kokibi×花树独白×~一切从简~ MapleMaple's Circusカエデの楽園


Skin by Excite 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