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分おれ、ブラックアンドブルーでグレー的な世界を求め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かな…







内容無断転載・加工再配布絶対禁止。違者必究。
Copyright © 2004-2006 princeray. All rights reserved.
カテゴリ:翻訳@雑誌取材( 2 )
英和MOOK「BEST OF GLAY」Act.1
GLAY完全STORY 1971-1993
少年时代、结成、旅程、INDIES时代


发行人·松田京一郎编辑·莲井 健发行·株式会社J.P.S翻译·王子

  TAKURO、1971年5月26日生于北海道函馆市。TERU、同年6月8日于北海道函馆市出生,HISASHI则是在次年1972年2月2日于青森县弘前市出生。JIRO也于同年的10月17日、在北海道函馆市出生。
  1978年4月,TAKURO进入锻神小学就读,TERU则进入桔梗小学就读,HISASHI也进了小学。1979年4月,JIRO也进入锻神小学就读。
  1981年,HISASHI迁居至函馆。正值小学4年级之际。
  1983年夏,TAKURO转入TERU所在的桔梗小学。1984年4月TAKURO与TERU、进入桔梗中学就读。HISASHI则是进入函馆市立北中学就读。
  1985年初上旬,HISASHI买了吉他、投入到PUNK ROCK之中。4月时,JIRO进入赤川中学就读。同年夏,TAKURO受到BEATLES的启蒙。TERU与TAKURO的相遇、也是在此时。
  1986年,TAKURO投入到BOфWY之中。与此同时,JIRO因与吉他的相遇而开始在音乐方面觉醒。
  1987年4月,TAKURO与HISASHI进入绫北高中就读,TERU则是进入函馆商业高中。春天,TAKURO结成「GUEST-APO」,HISASHI则结成「蚁」。JIRO也于此时结成BAND※乐团。TERU是在秋季的文化祭中担当了DRUM※鼓
  1988年3月,TAKURO在北海道结成「GLAY」。团员由Vo※主音·TEKKOCHIN(TERU)、G※吉他·TAKURO、B※贝斯·HITOSHI、Dr※鼓·北山4人组成。
  TAKURO进入高中后虽是以COPY BAND起步,想要完全原创的志向却很强烈,为了结成BAND,便邀请了担任VOCAL※主音的TERU。那是在高中2年级的时候。若以颜色来比喻,便是既非白色、也非黑色。带有“成为大器的半途中”这样的感觉、因而命名为「GLAY」。
  1988年7月3日是GLAY的首次LIVE。当时是很活跃的BEAT BAND。同时期,TAKURO与HISASHI开始接触。他当时是很活跃的PUNKS※庞克族
  结成「蚁」这个HARD CORE PUNK BAND的HISASHI,因一名蚁的团员与TAKURO是同班同学十分要好、而与TAKURO有了连接点。
  1988年12月时,GLAY的活动开始活跃。
  当时是每周都有LIVE这种鬼一般的日子。另外STUDIO的租用费用是一次100日元。此时的TERU的服装是灰色的G JEANS。
  开始在如今被说成是GLAY圣地的函馆LIVEHOUSE「AUN堂」中出演也是此时。
  “印象最深的、果然还是TAKURO君。接受LIVE的申请时,处理对外事务的都是TAKURO君,一手包揽BAND各项事务的也是他呢。TERU君嘛,对,总是跟TAKURO君在一起,完全就好像部长·副部长这样的感觉呢。并不太有那种很出风头的感觉耶”(AUN堂相关人员)
  1989年7月2日HISASHI加入GLAY。
  让HISASHI加入的理由是“让他加入的话说不定会提升人气…”3个月后、此番解读发挥效用。
  VOCAL受到了严肃处分、蚁实质上等于解散。收到了TAKURO希望他加入GLAY的邀请的HISASHI、便加入了GLAY。
  “虽然HISASHI是个很老实、平常并不醒目的人,但他的脸蛋很可爱、其实很受欢迎的。去卖BAND的票也是HISASHI比TAKURO更好不是嘛?”(高中时代的同学)
  1989年11月29日1st DEMO《Rose Color》发售。
  总共售出了300张(500日元6首收录)。从那时起便确定了如今的站位(HISASHI·左、TAKURO·右)。
  “当时,虽然在函馆是很有名,但LIVE的票卖起来还是很辛苦,经常把我们自己写的海报不经允许就到处乱贴、拿传单去散发。我记得确实都是TERU写的,但英文的拼写总是错误一堆呢”(TERU的高中同学)
  1990年3月10日的毕业典礼当晚,在北海道的GLAY、举行了最后的ONE MAN※独演 LIVE。其后,原团员的BDr退出。2nd DEMO《Scandal 5th images》发售。HISASHI将金发喷成了黑色、出席了毕业典礼。“完全就是河童的样子”、TAKURO如此形容。

  聚集了连AUN堂几乎都无法容纳的观众数量的FANS的最后的LIVE后,召开了团员会议。TAKURO、TERU、HISASHI。三人的胸中怀抱着共同的想法。“要去东京!” 只是,倒不是就意气风发地一路前往东京这回事。
  “并不是类似‘好、那么大家一起出发吧!’这样的感觉。包括我在内的大家都很不安。不过比起不安、想要在东京拼搏一番的热情更加强烈这一点三人都是相同的,我率先找到了在东京的工作,他们二人似乎也由此下定了决心。”
  后来TERU对于当时的状况便是如此形容的。
  1990年3月25日,秘密地参加了EVENT。当时的JIRO正在另外一个BAND中弹着吉他。之后,JIRO加入PIERROT。正式开始了活动。
  GLAY一路前往东京。即刻便陷入了第一段的黑暗时期!
  继与家人一起先行一步离开了函馆的HISASHI之后,TAKURO与TERU也在朋友及恋人的送别下上京。
  低一学年的JIRO也在参加着另外一个BAND,在LIVE HOUSE有好几次都与GLAY共同出演。
  “有些酷酷的感觉,很有人气呢。当时,玩BAND的男孩子有很多,然而就连其他BAND中的男生都觉得‘那些家伙是在很认真的组BAND’一直憧憬着他们”(JIRO同初中出身的OL)

  1990年4月,暂且都持续着无所事事的日子,可大家却有着毫无来由的自信。不过,却找不到DRUM。
  TAKURO与TERU在同一间印刷厂中任职过着宿舍生活,BAND的活动则一直是不太顺利的状况。最后两人在数月后便辞掉了工作,选择了继续GLAY的活动、追逐迈向MAJOR※主流的梦想。
  1990年8月4日来到东京后的首次LIVE,竟然是在北海道、共演BAND就是PIERROT。这时第一次与JIRO喝了酒。不过、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另外此时的JIRO,对于高中毕业后也继续音乐活动开始感到了疑问,但还是参加了实力在故乡被说是GLAY以上的BAND「PIERROT」。
  为了追逐GLAY的背影,最后也决定了上京。

  1990年8月12日,来到东京后的2nd LIVE、不知怎么的是在浦和的POTATO HOUSE。观众竟然只有2人!而且全都是认识的人。
  1990年9月,一直在都内LIVE HOUSE接受甄选的日子。「JAM」「ANTI-KNOCK」「STATION」,全部落选了。成员全体极度消沉。
  “发生了很多事呢。有好几次都是差点就要认输了。可若是在那里认输了的话,我们来到东京就失去意义了。虽然只要有大家在就能稳稳地站住,但之前也曾数次有过的那种悲观的心情、还是侵袭了团员大家。”
  TAKURO在音乐杂志的采访中如此描述了当时的状况。
  1991年6月,开始在LIVE HOUSE「EXPLOSION」中出演。
  《ANGELUS》《LOVE SLAVE》等歌曲开始表现出现在的风格。
  LIVE HOUSE「EXPLOSION」,是位于神乐坂、INDIES※地下时代的根据地之一。《LOVE SLAVE》被收录在MAJOR 1st ALBUM※专辑《SPEED POP》中,是INDIES初期时的名曲。
  1991年9月22日,开始在LIVE HOUSE「LAZY WAYS」中演出。
  “这个时候、是动员人数增长得很厉害的时期。就只是一股气势的感觉。认识的人也在增加着。对于从这个时候起便一直前来的人们真的很是感谢”
  今花木高圆寺的LIVE HOUSE「LAZY WAYS」,是PENCILLIN等实力派INDIES也经常演出的地方。从这个时候起FANS开始增加,一直十分重视FANS的他们、在LIVE进行中也会坦率地打着招呼、想要听取大家的意见。
  1992年1月16日,ONE MAN GIG※小型LIVE「In EXPLOSION」。
  以ONE MAN迎来了92年的开幕。虽然只动员到50几人,却演出了一场发挥了最大创意的LIVE。
  企盼已久的ONE MAN LIVE,在观众动员方面并不能算是大成功。交织着希望与不安、动摇的日子。不过仍是面向着前方、一步步地、攀登着通往MAJOR的阶梯。
  1992年2月,自此时起活动地场地扩展到GIO等处。Dr也基本有了着落、新曲也增加了,在台上狂热了一番。是段动员人数再次有所增加的时期。
  开始举办起每回平均有4、5场的LIVE。也开始在关东一带的LIVE HOUSE中演出。在企盼已久的LOFT、鹿鸣馆中也举办了演出。然而那却是段逐渐丧失了真正的自我、全员陷入了困惑中的时期。在这段期间,北海道时期以来的团员SHINGO的退出虽然具有着很大的意义,却谁都没有说出口。
  在这段时期的GLAY身上,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团员们在短时间内遍尝欢喜与灰心。
  欢喜的是,在以MAJOR为目标的BAND人士都很憧憬的LIVE HOUSE、目黑的「鹿鸣馆」与新宿的「LOFT」中出演一事。两边的甄选都很严格、只有拥有真正实力的BAND才能获得演出的准许。除了GLAY以外、引领着现今日本音乐篇章的BAND有很多都是在鹿鸣馆或LOFT的LIVE中获得成功、开辟出了通往MAJOR的大道。
  “GLAY并不是个特别出色的团,但曲子很棒、让人无论如何都想推销出去、便给了支援。团员都是些很有礼貌、温厚的好孩子呢”(鹿鸣馆的相关人员)
  灰心的则是,函馆时代以来的友人、曾一同以MAJOR出道为目标的SHINGO离开了GLAY的事情。
  1992年10月31日,拜托了以前便已相识的JIRO作为继任BASS※贝斯。TAKURO让JIRO加入的理由是、“让他进来的话说不定可以提升人气”。半个月后,这番解读得以发挥效用。
  一心想要继续音乐活动、比其他团员晚一年上京的JIRO,当时加入的BAND·PIERROT却最终解散。在GLAY举办新宿LOFT的LIVE会场中与TAKURO再会,被迎接为GLAY的贝斯手。
  1992年11月到12月的这段时间,「魔女狩猎NIGHT」举办。92年急速前进的GLAY,作为一种回应、「魔女狩猎NIGHT」这样的策划是再自然不过了。
  准备着以“与喜欢的人一起做所有喜欢的事情!”这样的概念开始的这次LIVE的团员们、利用着剩下的两个月。
  与各自的友人共同做成COPY BAND,分发传单,反复进行练习。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进行。
  1992年12月21日,「魔女狩猎NIGHT」举办。之前一直担心着的动员人数、也比预想的来得要多,是至今为止动员人数最多的一次。
  1993年2月27日,「市川CLUB GIO」出演。
  8月22日,「横滨MONTER」出演。
  10月17日,「市川CLUB GIO」出演。此时,X-JAPAN的YOSHIKI出现。11月,开始了INDIES ALBUM《灰与钻石》的录音。LIVE的动员人数、也在不断激增中。

[PR]
by princeray | 2006-03-15 23:01 | 翻訳@雑誌取材
GLAY再出发
GLAY武道馆LIVE落幕
新作专辑发售消息发表


2006.02.10
翻译·王子


阔别约1年之后终于LIVE活动再开的摇滚乐团、GLAY于9日在东京北之丸的日本武道馆、同一地点连续3回的公演落幕了。

去年3月26日,以冲绳宜野湾的野外LIVE作为最后一次、遭遇了出自事务所的独立变故等、一度休止了活动的4人。场内直到舞台后方为止、超额满员1万3000人,就连吹着寒风的场外、也有没有票的FANS包围着武道馆。黄牛商也以“观众席后方座位7万日元”的价位进行着热烈的贩售。

主唱TERU(34)说,“突破了各种各样的障碍、打开了新的门扉。秋天时、要拼尽全力、将投入灵魂所做的曲子、送到大家的手中。然后绝对、要到大家的地方去玩”,发表了会在今年秋天发售新专辑以及、全国巡回的消息。

然后以《诱惑》《Glorious》等以往的热门曲目开始、披露了连同新曲《LAYLA》等在内的21首歌曲。踏出了「新生GLAY」的第一步。
※报道原文出自SANSPO.COM艺能新闻
[PR]
by princeray | 2006-03-04 23:14 | 翻訳@雑誌取材



王子(princeray)
AB型魚座・非人間
SF・双子・小父・バカコン
変なものばかり好きなのと
言われるけど、本人否認っ

「バラバラの日々」(日本語)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タグ
以前の記事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芸能人公式サイト
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
郷本直也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Simply Pure」
Gomoto Naoya Unofficial Fan Site

青山草太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Evergreen」
Aoyama Sota Unofficial Fan Site
Kimeru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KIssME」
Kimeru Unofficial Fan Site

友人日記
非人类正直エロ屋さん
Sarahla vie a changé
(ZAN)★魍魎殘魂
夜樹☆樹物語☆
nikko(布丁)★自说自话?
子夜Mr. Agitator♠
殘皊幸運草的翅膀
明日香千年に一度だけ
Fuerst(FF)★FUERST手記
葡萄皮儿(明)★☆ピーか☆猫王国☆
kokibi×花树独白×~一切从简~ MapleMaple's Circusカエデの楽園


Skin by Excite 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