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分おれ、ブラックアンドブルーでグレー的な世界を求めてるかもしれないかな…







内容無断転載・加工再配布絶対禁止。違者必究。
Copyright © 2004-2006 princeray. All rights reserved.
カテゴリ:作品@文章&小説( 7 )
十二国记同人「月の動 花の影」 (第一章)


  虽然才入霜秋之季,这里的土地上却看不出半点能与“收获”这个词有所关联的迹象来。放眼望去,耕田里堆满石砾与腐烂的植物枝杆,干涸的鱼塘里则几乎为淤泥所填满——满眼充斥的似乎只是一片黑灰色,带着衰败与荒凉气息的黑灰色,令人不由想到苟延残喘的垂暮老人的黑灰色。
  “芳……已经变成这样了啊……”
  喃喃的声音来自于一名已在此处伫立良久的少年。他身上所穿的服饰虽然算不上多么华贵,却也非寻常百姓家所惯穿的粗布陋衣。胸前垂挂着的一块雕工精美的淡粉色玉饰更明显地表现出少年非富即贵的身份。
  “毕竟已经有三年没有王了啊。”一旁正在地里用力刨挖着什么的老者随声应道,“土地越来越荒芜,现在也只有番实可以勉强存活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上代的峯王为百姓求得了此物呢,至少可以凑合着填填肚子。可这个样子能坚持到哪一天也很难说,土地实在是太贫瘠了,天气又这么冷这么干……”
  少年听了老人的话,却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凝望着远处沉默不语。
  玉座上没有王,国家就会渐渐失去生机,走向死亡——这是这个世界里由上天所定下的规则,谁也无力改变。而能够将人送上玉座的只有麒麟。麒麟是一种灵兽,能够受天意指引,感受到王气。只要有王气,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王坐上玉座。
  “如果可以尽快有新王登基就好了……”老者仍然低着头,手里一边忙一边继续叨念着,而语音中却透露出明显的苍凉和无奈,“听说台辅大人也在国内四处寻找,不过一直没有结果的样子……难道天帝因之前的种种事情而对芳感到愤怒,存心在惩罚芳吗?……”
  “芳会有王的!一定会有!我如此承诺了!”
  少年突然间所迸出的话语令老者一愣。那种坚定莫名和略带奇怪的语气,使他不由地停下了双手,抬头向少年望了过去。而少年却未再发一言,自顾地迈步走了开去。突然一阵寒风强势扫过,原本将少年的头部遮盖得严严实实的银紫色斗篷被稍稍掀起了一角,几绺金色的发丝顺势从里面溜了出来。
  “啊——啊——”老者不禁微微张大了口目,仿佛看到什么无法置信的事物一样。待他回过神后,四周早已不见少年的踪影。

继续阅读→
[PR]
by princeray | 2005-11-12 04:53 | 作品@文章&小説
十二国记同人「月の動 花の影」 (序章)
  “用力!用力!已经看到头了!……啊,出来了!出来了!”
  像是在对此附和似的,一声响亮的啼哭紧随着迸发出来。满脸汗水的产妇微微翘了翘嘴角,似乎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护士制止了。
  “先别放松,继续用力,还有一个呢!”
  约摸两分钟后,产房内又响起第二声婴儿的啼哭。精疲力尽的产妇此时终于到达了极限,轻轻松了口气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住院处的病床上。先前的那位护士注意到她的苏醒,便对她甜甜地笑了出来,脸颊两边各漾起一个小巧可爱的梨涡。
  “婴儿的情况都很好,不用担心。等下就会抱过来了。你先生也已经赶到了。”
  话音刚落,一名看来尚未满三十的男子风也似的冲了进来,脸上闪耀着初为人父的喜悦。“孩子呢?孩子呢?”他坐在病床边沿,一边温柔地握住妻子的手,一边抬头望向护士,言语中有按捺不住的激动与迫切。女护士又笑了——这种神情她简直再熟悉不过了,在这间医院的妇产科里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几回,然而每次却仍不禁会为对方的喜悦所感染。就在这时,另一名扎着马尾的女护士一左一右地抱着两个襁褓走了进来。
  “看看,小宝宝们来了!是龙凤胎呢!好可爱!”
  年轻的夫妇两人各自接过一个婴孩,抱在怀中爱抚着。两张相似的小脸儿蒙着一层淡淡的粉晕,阖起的眼皮不时轻轻地蠕动着,小巧的鼻翼有节奏地一张一合,送出均匀的鼻息——多么令人怜爱的两个小东西!妻子轻轻地靠在了丈夫身上,两人彼此会心地相视一笑,转回婴儿身上的目光中溢满深情。

[PR]
by princeray | 2005-11-12 04:41 | 作品@文章&小説
十二国记同人《月移花影》代序(原发十二国社区)
贴。。。不贴。。。贴。。。不贴。。。

表误会,偶可米有扯花瓣哦,偶可是很珍视爱惜美的事物的,笑~以上的情境其实是酱的:王子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终于写出了第一个3000字(偶不是专业的,8可以太高要求偶,5~),写完后就在犹豫——现在就开贴吗?还是先写个七七八八的再说?王子之前半途而废的文文实在数不胜数啊,包括一部预计12万字左右的大策划。。。思索之中就习惯性地来文学区翻各位大人的文文,今天被偶翻到的正是青枚大人的《一步之遥》。。。

“啊,感觉有点不一样的景阳啊。。。”“啊,这个yy实在是。。。脸红心跳+狂笑ing”“啊、啊、这样啊。。。”“这样么?这样么。。。”。。。就酱,用了一晚时间把所有19页帖子中连正文带回复全部翻光光。。。然后。。。石化状(有会流海带状泪水的石像咩?)——“偶还是表出来现眼了叭”。。。好不甘心地切回偶的文文看。。。又换回青枚大人的文看。。。咬牙切齿,冷笑连连。。。——果然大人的文跟偶的一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偶表偶表偶表啊啊啊啊~T_T

但果然还是不甘心哪。。。不想这篇文文这么轻易地就流产了啊。。。因为有偶想表达的东西(尽管如前所言,是否有这个能力表达出来尚不得而知)在里面,写文人最渴求也最易感到满足的还是能够让读者有认同感叭。。。所以就硬着头皮豁出去了。。。所以才会有这么一篇莫名其妙痴言疯语的东东打头阵啊。。。

其实。。。真的是第一次写同人文啊。。。绝对绝对的第一次啊,对其它任何作品都没有过说。。。所以真的很不安啊。。。某王子始终在忐忑着。。。而且果然太久不写东西了啊(最近一次用中文写文文好像是差不多一年前了叭),词汇严重干涸不说,甚至几乎完全找不到自己原有的那种写文风格了说。。。这次也是因为太太太太喜欢十二国记的缘故,喜欢到痴迷、上瘾、甚至走火入魔的地步了,特别是最近研究十二国的设定资料,已经养成每看一篇同人文就习惯性地去找bug、而且会为某一个碎小细节而与人百辩(争吵?)不厌的品性了(=_=|||)。。。小说里喜爱的片断几乎都能用背的了,有的语句甚至还特地去背日语原文。。。动画也在看第七遍了,还不包括个别几集的N次连续反复观看。。。

嗯,好像有点pt了。。。总之,就是太喜欢十二国记了,所以不知什么时候起,想要写同人文的欲望就在内心深处蠢蠢欲动了,但只是“想要写点什么”,却又完全不知道“该写点什么”或是“能写点什么”。。。经过一段时间(相当一段时间~)的构思(其实也就是米事时或习惯性发呆走神时顺便yy一下,跟朋友也说过,如果yy顺利就动笔,不然就54,卡卡),终于初步确定了主要内容和要表达的意旨(嗯,确定要表达啥米是一回事,能否真的准确表达出来又是另一回事),相关的资料、设定也收集研究得七七八八,三分之二的故事大纲(别称“历史大事时间表”~)也列出来了,主要人物的设定也基本定型了(意思就是说其他的人物还处于连名字都米有的阶段 =_=b)。。。然后那天在实习的公司里对着vb无所事事的时候,两位主要人物的形象也忽然闪现在脑海中并即时(偷偷地)用铅笔画在纸上了。。。然后开篇的第一句也出现了。。。然后。。。就有了目前这点东东。。。

其实偶知道偶写的东东一向很难让人能看下去的,因为写出的文字往往太过情绪化而令读的人感到无法轻易理解,而要么感到无趣要么感到疲累了。。。可是偶不在乎,因为偶觉得偶只要表达出偶想要表达出的心绪就好。。。可是这次,连那些情绪化的言辞似乎也不懂得如何组织了,仅剩苍白的字眼生硬地讲述着或许同样苍白的故事。。。不知偶的连载帖会以怎样的速度沉下去呢——以此来跟自己打个小赌也不错叭,笑

最后转回到这篇文文本身上来。。。题名是《月移花影》,为了“附和”原作的潮流,就用了「月の動 花の影」作为正名,中文做副标了。。。是以芳国和昆仑为舞台发展出来的故事。。。类型是正剧(偶米有yy和恶搞天份的啊,5),也基本(应该)是与“恋情”之类无关的。。。因为对政治方面的东东不是很熟悉和了解,所以一些情节或许会让人觉得老套,但偶的水准也只有如此了。。。主要还是想表达一些心理层面的东西。。。时间轴基本是顺延目前的“阳子时代”,因为会有个大概40年左右的时间跨度,而40年后中国会变怎样偶是完全米那个想象力的,所以在这方面就不过多计较了。。。另外,也因为太过执着于设定资料了,所以也许反而更容易出现一些可笑或明显的纰漏,若发现的话还望各位大人及时指正啊,当然偶也会尽量避免的了。。。

好了,废话已经太多(半昏睡状的众人:你终于察觉了啊 =_=|||),开始正文叭。。。虽然不以为自己的文文能吸引到几个人来看,还是希望大家能不吝于反馈和表达一些看法和意见。。。偶其实是真的很想完成这篇文文说。。。

以上。

[PR]
by princeray | 2005-11-12 04:37 | 作品@文章&小説
《养猪户的心声》简体版代序
代 序

  KIME本决定简体化之后的某天,突然被布丁抓住了要我帮忙校稿。一直以来自认对文字还是有些敏感度的,因此倒也干脆答应了下来。却没想到麻烦事还在后头。
  嗯?什么麻烦事?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当然就是写这篇阁下正在看着的东西。
  说来也真是趣怪得紧。说是代表参与KIME本简体化的全体工作人员来写,我可不过只是用了不到半天工夫,改了改错字、稍许调整了些许排版格式便mission accomplished了。简体化过程中的辛苦?困扰?欣喜?成就感?抱歉,鄙人的原始动机不过是为了偷师本子内容好为幸薄本找灵感而已(殴)。而最让我惊诧的是,竟是布丁这个明明与我同是直也FANS的家伙来“奴役”我还一副凶神恶煞不可违抗若有抵触格杀勿论的面孔——亲爱的阿布、没听过“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诗文吗。
  身为被本书作者女鬼残大人欺压得最惨、自己偶像又被本书主题之人、女鬼残之偶像欺压得最惨的直也FAN来说,倘若真如残她们所说、我们本身就被幸薄咒念附体的话,我倒还真想籍此机会为本书好好“加持”一番、一吐怨气。然,倘是有效便也罢了,若是无效不说、反倒还叫残等某女王效仿者籍此扣押某只蛇质,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因此这个念头不过闪现千万分之一毫秒便被丢入Recycle Bin顺便Permanently Clear。
  然则身为极度正直的直也FAN,我必然也还是抱持着良心的。虽然某K曾经强抢过直也大人的便当,虽然某K总是有意无意的漠视直也大人的存在感,虽然某K根本就是直也大人幸薄的根本缘由却狡辩为天然因素并以此做借口来玩弄他,虽然某K的FANS秉持着“有怎样的偶像就有怎样的FANS”的信条对于直也FANS也欺压得毫不留情甚至乐在其中,虽然……但心胸开阔的我可是完全没有记在心里,完、全、没、有、的喔!(甜美的微笑)所以在这里,我不会告诉你们某K的本性有多么恶劣、做事有多么霸道、被幸运之神偏爱得多么没有天理——尽管我的心里真的这么想,我却一个字也不会吐露——因为正所谓“恶人自有恶鬼磨”,某女鬼的言词之箭绝对可以比我要犀利上一百万倍。

  最近才刚为某K魅(媚)力所掳、想要对他更多一探究竟的人,这部本子是为你而写的。当你看过本书之后就会明白政治课本中所教导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是多么的具有实际意义。
  对某K已经小有了解、并意欲自此之后上天下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全心追随的人,这部本子是为你而写的。当你看过本书之后就会彻底沦为“存在即合理”这种荒唐谬论的坚定拥护者。
  而那些还不知道「Kimeru」是否能吃的羔羊们啊,我向你们保证,这是一部再精彩不过的N16搞笑悬疑批判解构八卦纪实小说。

  主说:“信我者得永生。”
  王子说:“信K者得永生(深陷漩涡)。”





王子(princeray)
'05.08.22 于某岛国某大学某LAB电脑前

[PR]
by princeray | 2005-08-22 17:57 | 作品@文章&小説
超人草太...orz
今天刚一回来就看到“爆炸”性消息:草要出演最新系列的「Ultraman Max」...7月初就会开始播出,草是第一主役、MAX的人类型态カイト(KAITO,下图最右侧着队服者)...

c0044402_23552748.jpg


..............................倒地,难道要我以2x的高龄再来重新“沉迷”于奥特曼的世界么orz

不过说到特摄片,自然不能不想到直也曾经客座主演过的那部《特搜战队DEKA RANGER》....
那绝对是史上最帅的外星怪兽啊(心)
啊啊啊,草的剧组请也来邀请直也出演怪兽、外星人之类的角色吧...
当然最后一定要是被草打倒的!!这是关键!!!


以下纯属王子的个人妄想,与任何实际团体、个人无关。请谨慎考虑后再点击进入观看。
[PR]
by princeray | 2005-04-21 23:42 | 作品@文章&小説
...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不时就会怔怔地哭了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了..可以一边在网上跟朋友一起大笑一边自己无意识地拼命掉眼泪..
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会对外界感到格外恐惧..只想找个无人的角落自己躲起来..
害怕走出房门..害怕见到除自己之外的人..虽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怕些什么..
只是想到要面对外面的世界,就觉得整个人都无措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后眼泪就.........我真的不是爱哭鬼啊><

为什么人类非要是群居生物呢...为什么人类就不能远离群体独自生存呢...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影响的关系...今天从上午起就一直在胃痛..
下午的时候小睡了两个小时左右,按照以往的经验起来后就应该没事了,可这次却...
之后去图书馆找小玲,步行10分钟左右的路程而已,结果又开始觉得反胃想吐..
一边恶心着嘴里胃酸的味道,一边继续拼命地喝着加浓的咖啡...
《亚历山大》里亚历曾经说过:

“我一点也不想死。只是想杀了自己。仅此而已。”

就是这样的感觉。


与其被他人破坏掉,不如让自己被自己破坏掉。


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做出了那项重大的决定...
到底是对是错,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无论如何,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我只能....继续走下去.......



三年前的一篇莫名诗作...↓
梦与现实的映射


我行着
就只是向前行着
我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目的地

但我潜在的意念始终在告诉我——

须如此不停地行着

漆黑的夜,静谧的夜
漆黑的街,静谧的街
没有生气的树木
充满迫感的建筑

周围的一切
离我如此之近
却又如此之远
熟悉——
它们一直伴我身边
陌生——
我从未踏足其间

我深知
不必奢想天使美妙的乐音
——那根本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我只是渴盼
渴盼着某种另外的存在
某种非我的存在
哪怕是恶魔邪气的奸笑——
恐惧,寂寞,哀愁……
带来什么也好
只是不要这种感觉上的虚无
以及对这虚无的麻木

之前曾发生过什么
我不知道
之后将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

记忆与梦想
不知何时便已被窃去
没有过去
没有未来
只能枯守这份不知所谓的现在

为何我的步伐从未变得蹒跚
为何我的双脚从未感到疲倦
我唯一所知
便是前行
沿着这遥遥没入前方的路
奔向永难踏入的地平线
犹疑,徘徊,后退
这个世界不容允如此的词汇存在

啪嗒,啪嗒……
——那是我想象中踏路的声音
如此熟悉却又怎么都忆不起
那本该是属于什么的声音?
啪嗒,啪嗒……
规律的节奏
就仿若是……
摆动的时间
——等等,时间?
那是什么?
可否也是如我般
一直在无选择无目标地行向前?

目标,目标……
目标又是什么?
是我心中那幽寒缭绕的银月?
还是映射在我瞳孔中的方碑?

方碑?
我猛然瞪大的双眼中写满震惊——
那不是什么海市蜃楼
那不是什么南柯一梦
尽管有黯淡夜幕的遮掩
我仍能轻易感觉到那实物的存在

某种吸引的力量在牵动着我的全身
想要探索未知的欲望
在我心中冲撞出阵阵惊喜——
那,是否便是我脚下这路的尽头?

不知何时
我已站在那碑的身前——
在如此阴翳的夜中
我看不出它原有的色泽
精,拙
——我只能如此来形容我的观感
细腻得巧夺天工
质朴得浑然天成

然而我全部的目光
却被碑身中央那纵似有还无的刻痕牢牢抓住
因为它的模糊
因为它的不清
我已经
沉醉在这份神秘的魅力之中

“你还记得这碑么?”
不知何时
一个诡秘的老者
有如那座石碑般
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我面前

“你还记得它的含义么?
你还记得它的来历么?
你还记得么?
你还记得么?……”

“什么?是什么?”
我突然便讶异了——
我居然是能听的
我居然是会说话的

不经意地
尘封的记忆好像感受到了雨水的洗礼——
我似乎是知道着些什么的
或者说
我应该是知道着些什么的

“你不记得了么?
那我便说与你听……”

我直觉到这段古老的传说
对我有种莫大的意义
便连忙屏住呼吸凑过耳朵去听
老者的声音却突然变得低沉嘶哑
“这座碑是……”
他的口唇嗫嚅着,我却无法听清他的话

“是什么?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为何便狂躁不安起来了
仿佛在害怕连自己的最后一份所有
都将被无情地掠夺

“你快说,到底是什么?”
我的双手用力捉住老者瘦削的臂膀
怒吼的声音充斥在广袤的天地之间
潮水般涌向我的耳膜
望着老者那一脸的漠然
我的身体深处
似乎响起一种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

猛然间,我清醒过来——
在我房间的小床上
窗外,依旧是夜
床头闹钟的指针
仍在嘀哒嘀哒地划着圆圈
只是梦么
为何却又如此感同身受……
我甩甩头
重又阖上了眼帘

……

我一直便是这样地行着
在这不知尽头何处的路上行着
在这不知有无尽头的路上行着

我无视一切的景物
祈求着不同的现在
步向未知的前方
直到远处的一座方碑
摄住了我的目光……

[PR]
by princeray | 2005-03-15 23:07 | 作品@文章&小説
旧日记忆
今天对房间进行了彻底的扫除。
换洗被单,刷洗地板,堆得乱七八糟的写字台也重新整理了一番。
然后,无意地,在整理书堆时看到了一本已经染有些微污迹的小本子。

然后,再度看到了那篇出自当年的自己笔下的文字。

人常说“有得必有失”,看来果然不假。只是,这“得”与“失”的标准是否会有点失衡呢?

不错,我的确为junior的到来而兴奋——也就是兴奋得太过头了,才会那么大意,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

伴随我多年的玉啊……

每思及此,一股深深的罪责感就会涌上心头。最最亲爱的人呵,临去之前未能见你最后一面,长大后又不记得你的样貌,到如今,竟然连这唯一的纪念品都未能妥善保存……而自己口中,却口口声声地说你是最最亲爱的人……只是一种虚情假意吗?真该好好地惩罚自己……

于是,我痛苦,我自责,我脸上的笑容常在看见任一件饰品的同时瞬间冻结,阴密乌云齐集心头,可雨水却仍是久久盘桓不下——毕竟已太久未哭过了,似乎早已忘记那份感觉……然而心口的痛却是种新鲜而实在的体验。此时的我,似乎又掉回了数年前,那个情绪易变、神经过敏的初中小女生。我虽无该隐的印记,却有着与该隐相同状况的罪——“一切都是我造成的”……犹记那时每当我坠入痛苦与矛盾的深渊,左手总会不自觉地紧握住颈间的那块玉,心中便会奇迹般地生出一种希望、获得一些安慰来。记得有一种土著人的信念,认为左手可以摄取外界人与物的能量。初听起来确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时我似乎真的能够确切感受到这一点!我想,这块玉就是我的精神之源呵!就好像水是我的能量之源一般……

可是如今我的精神已失去了来源,枯竭的那一天又怎么会远?朋友说我对它的依赖性过多,说这正是一个让自己从它的影子中摆脱的佳机,但我却怎么也无法适应颈间无物的空感,更加摆脱不了心中由此而生的那份空荡荡的感觉……她又劝我另寻他物作为替代,但物可易,情怎能替?我在意的并非一快价值几何的玉,而是寄托在玉上的那份情愫……更何况,那是曾经亲情的唯一见证……我别的什么都不要——真的,我不希罕任何饰物——我只要我的那块玉……不论是以多么贵重的物品为代价……

回机场找么?一块小小的玉,在旁人眼中毫不起眼,怕是已被扫入垃圾箱了吧……最好也已被人捡走,有谁会将这种“小东西”交到失物招领处呢!我对朋友如此说。她指出我又在逃避问题了。是的,就算是我是在逃避吧!我实在受不了经过一番艰难搜寻后仍一无所获的结果,那只会更加深我的失落感;还不如索性就这样无所举动,至少我有个借口,说自己并没认真去找,这样便多少可有点儿安慰了……哈!自欺欺人,不是么?可又有什么法子呢……说来说去,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和能力去面对现实、干脆地解决问题,也就只是快快地、远远地跑开罢了……

我告诉自己,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幼时的我,没有伙伴,没有依靠,全凭这块玉给了我慰藉,予我以希望;而如今,我身边有了几位可以倾听我一吐心事的挚友和死党,玉的使命便已完成,该离我而去了吧……但那份情感,却又叫我如何割舍……抑或是,玉的遗失这件事本身,就是一项对我最重的责罚?!……

唉,不想了,不想了,从现在起,我要尽全力忘掉这一切!“可是,你真的忘得掉吗?”内心中有个轻柔却清晰的声音在悄悄问我。忘不掉,当然忘不掉……但至少我要将它埋在记忆的最深处,偶尔待到无人时再将它翻出,自己独自一人品味吧……毕竟,周围的人没有这个义务来承担我的痛苦;而我,亦无权以此来填写他们的快乐生活……
其实那日和B君一起吃饭的时候,B君便有再次问起我的那块玉。
已经过去几年了呢...遗失的那一天,依稀记得是11月的某日吧。
真的没法再找回来了么?B君问。
我已经放开了..毕竟与它的缘分已尽,也没有办法。
我如此回复,脸上一副淡然的微笑,心中并未有太多涟漪。

没想到如今又会再度看到这篇极度情绪化的文字,耳边尾崎丰的歌声正萦绕不绝。
我不由微笑。

真的终于..已经摆脱了吧...。我想。


我仍然落泪。

[PR]
by princeray | 2005-03-06 22:57 | 作品@文章&小説



王子(princeray)
AB型魚座・非人間
SF・双子・小父・バカコン
変なものばかり好きなのと
言われるけど、本人否認っ

「バラバラの日々」(日本語)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タグ
以前の記事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芸能人公式サイト
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
郷本直也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Simply Pure」
Gomoto Naoya Unofficial Fan Site

青山草太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Evergreen」
Aoyama Sota Unofficial Fan Site
Kimeru非公式ファンサイト「KIssME」
Kimeru Unofficial Fan Site

友人日記
非人类正直エロ屋さん
Sarahla vie a changé
(ZAN)★魍魎殘魂
夜樹☆樹物語☆
nikko(布丁)★自说自话?
子夜Mr. Agitator♠
殘皊幸運草的翅膀
明日香千年に一度だけ
Fuerst(FF)★FUERST手記
葡萄皮儿(明)★☆ピーか☆猫王国☆
kokibi×花树独白×~一切从简~ MapleMaple's Circusカエデの楽園


Skin by Excite ism